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奶茶  

2009-07-31 19:50:58|  分类: 饮食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喝茶,是件雅事。喝奶茶是不是雅事?我不知道,但我酷爱奶茶,奶茶好喝,能饱馋吻就行,是否有助文思,谁还管他。

奶茶有若干种,薄荷奶茶、香蕉奶茶、玫瑰奶茶、麦香奶茶,还有坚果的、暖姜的以及印度奶茶等等。我喜欢喝的奶茶是和回族朋友学的,这种奶茶蒙古族、回族、维吾尔族人都喝,也是蒙古、新疆地区必不可少的饮品。特别是蒙族人,一天要喝三次,早、中、晚各一次,其中早上与中午当作饭食饮用,只有晚上那次才作为奶茶品啜,悠悠然欣欣然地喝茶,驱散一天的疲劳。

熬制奶茶相当简单,取适量砖茶,弄碎,放入沸水中煮出颜色和茶香,然后箅掉茶叶渣滓,兑入牛奶适量,上火再煮,煮开了离火,一锅喷香的奶茶就做好了,轻而易举。奶茶必须趁热喝,喝冷奶茶的肠胃会不舒服。煮茶的时候,还要按照个人口味,多少在茶里加上点盐,奶茶有点咸味会更香,且入口后舌下生津,十分解渴。据说草原牧民喝足了奶茶,一天不渴。

现在喝茶,都是用开水去烫茶叶,曰沏茶、曰泡茶、曰冲茶,意思都差不多。这样的喝法,不知道是从宋代还是明代开始,大约也总是文人欣赏了,宣传提倡,而后逐渐普及,在中原蔚然成风。据载,我国唐代人吃茶,是吃煮茶,而且就是把类似沱茶样子的茶团、茶饼研碎了煮,煮制的时候还要放点盐和姜。这样看,奶茶的做法,还是颇合古道的。

     沏茶,可以淡点也可以酽点,全由自己掌握。做奶茶同样有不小的自由度,牛奶和茶水的比例,并不固定,茶里撒多少盐悉听尊便,都有个人发挥的空间。需要留意的,倒是牛奶和茶砖的选择,尤其是假货充盈的当今,审慎些没有坏处。目下市场上常见的几种名牌牛奶,都还不错,但我喜爱使用味道浓厚的牛奶来调制,我个人心目中的醇香奶茶,非蒙牛牌牛奶莫办。生产茶砖的地方很多,我国湖北、湖南、四川、云南等地都有出产,常见的种类有米茶砖、黑茶砖、茯茶砖和花茶砖,制作工艺和原料选取都不甚相同,所以茶砖的味道也不相同。我本来就不懂鉴别茶叶,加上现在假茶很多,确实有点不太好办。有人告诉我简便方法,大体上说煮出颜色的茶水透明度好的,便是好茶。可就是这样简单易行的事情,我也懒得去实践,于是想起曾在旧书上看到的一件事,说过去饭馆出售河豚,为辨别有毒无毒,通常的办法是把河豚做熟后,先让猫来尝一口。这种检验手段很残忍,大不人道,但对我也有点“启发”,我的变通做法是,请懂行的朋友帮助购买砖茶。有朋友从内蒙给我带回茶砖,砖面凹印着一个大大的“川”字,说这种砖茶是好茶,一试果然。

奶茶营养丰富,牧区的人很大程度上赖以补充钙质和维生素,生活中不能缺少。奶茶也确实值得信赖,隆冬,喝了它血脉舒张,可抵御风寒;盛夏喝了它周身通泰,能消除暑热。奶茶的解渴功效是无可比拟的,喝后经久不渴,对经常远离住所的牧民,尤为适宜。那年春节前我的回族朋友从内蒙锡盟带回一只肥羊,炖了一大锅,特意把我请去吃手扒羊肉。先前我还学着他们的样子用小刀一下下地割肉吃,后来嫌太费事,改做真正的手扒,两手持着羊骨直接啃起来。主人没有想到这位戴着眼镜平素看似还有点文气的汉族朋友,竟然如此的屠门大嚼,比他们还能吃,大喜!马上将我视为最好的朋友,女主人殷勤地端来奶茶,让我边吃边喝。这顿饭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吃了多少羊肉,但先后喝了五大碗奶茶心里是有数的,我从未在一顿饭里喝下这样多汤水,是奶茶的清香实在无法抗拒,遂创下奇迹。也就是那次吃手扒肉,我体会到奶茶的功效:清火、解渴,还很助消化。还有一次,也是在回族朋友家吃饭,酒喝得有点儿多,我来到庭院透透气,朋友端来一碗奶茶让我喝下去。我一小口一小口把奶茶喝完,还没把碗还给朋友,昏沉沉的头就已经清醒不少,两条腿也觉得有劲得多,真是神了。(图片选自网上)

                                 奶茶 - 往事随风 - 往事随风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