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米饭  

2009-08-30 14:39:19|  分类: 饮食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方人爱吃米,北方人爱吃面,也不知道是谁总结出来的“真理”,起码我这个地道的北方人就没有遵从,我爱吃米饭,北京人讲话,一小儿就爱吃。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爱大米的,按说小时候没有多少机会吃米饭,以前大米限量供应,我们家哪点儿可怜巴巴的大米,都让家长给熬成了可恶的稀粥,就着鞋底板大的咸菜,喝掉了。有一年邻居家忒可恶,竟把几斤米票换给单位一单身汉,那操着南方口音的小伙子顿时千恩万谢,可叹我年龄太小,没有支配家庭生活的权力,只能眼看着米票流落他家。

父母都是北方人,老家沃野千里,种的是一水儿的小麦,不曾打过一粒稻米,他们爱吃面,理所应当,可我这不肖子孙,就偏偏喜欢米饭。

我上学不久就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那是一个连伟人都不吃肉的年代,百姓生活就更艰苦。好在我家属于机关单位,生活有保障,吃饱是成为题,机关上还有没有点补助我就不清楚了,不过那时候我乱七八糟地吃过很多东西。比如白薯面,白薯秧,豆饼,豆腐渣,开春后吃榆钱、柳芽、马绳菜(马齿苋)、二月兰,粮食作物都是单位配给的,树上、地下的叶绿素则自家采摘。印象最深的是,机关分过马肉、鲨鱼肉、野驴和整只的黄羊,那时候也不知道家长都是哪儿来的力气,能操起屠户的活计,当然是经过宰杀、冷冻处理的。说实话,我没有挨过饿,有一阵过得还很愉快,学校里只上半天授课,其他时间回家写作业,说是实行劳逸结合,我可乐得玩得痛快,那点作业小意思嘛。直到我长大懂事后,才听人说,什么劳逸结合,人都饿得没有力气了。但我不饿,不但不饿,而且浑身是劲儿,到处跑着瞎玩。所以有人说我们干部子弟,养尊处优,从小在蜜罐里长大,不知稼穑之艰辛。或许在有些人的眼里,我们不是薛蟠,也是贾琏。

没挨过饿,可挨过馋,尽管已经有人说我养尊处优,锦衣玉食,可我还是觉得馋得不得了,而且这馋劲儿过不去。也不知怎么,别的也不敢奢望,就想着来碗米饭吃,吃什么菜还在其次,能来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大米饭,就足够。真是,何以解馋,唯有米饭。可当时这个要求实在过分,那时候每家能分多少米呢?只是我不管家庭经济,就知道怨恨,给吃一次米饭就这么难吗!经常听到有人在远处吆喝:粗粮换细粮哦,一斤换一斤。听见了吗,粗粮换细粮,一斤换一斤!这次我真的按捺不住了,这么便宜的事情,你们干嘛不换。妈妈、大姑都做我的思想工作,不能换,一斤粗粮能顶多少时候?一斤细粮能顶多少时候?可是此刻我已经失去理智,脑子里幻化出来的,都是雪白的米饭,至于大人说的道理,不管!就这样僵持了好长,妈妈说,家里做什么你就吃什么,我说就要吃米饭,没有米饭我就不吃,妈妈决绝地:不吃就别吃。我真就摔门而去。

确实是动了真气,也实在想吃一碗米饭,我是真的很馋,所以出走。瞧瞧电影洪湖赤卫队里,韩英、刘闯让家是什么生活?“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鱼米乡”,有鱼有米,比我强多了,我想来碗米饭就没有。出走的滋味可不怎么样,尤其正赶上冬天,更不敢想鱼米,尤其讨厌的是,这时节早早就黑了天,本来就百无聊赖,眼下就更没的可干了。上哪儿去呢,那时候虽然还小,没有读过鲁迅的《娜拉走后怎样》,没有思考这样的深刻问题,但大冬天的又冻又饿,我不得不考虑一个小孩子当前的处境,如果真的出走,一去不返,我能为自己做点什么?越想越冷,越冷越饿,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真没有意思,走的时候,没有人哭着喊着追,回来以后,也没有人“心肝宝贝”样地相迎,看看屋里的马蹄,原来我在外面的时间并不太长。煤炉上面,一小锅米饭已经煮熟,妈妈、姑姑笑着:饿得受不了了吧,洗手吃饭吧。

这碗米饭吃的。

 多年来,尽管米票难求,但我吃米饭的痴心不改。在外面下饭馆也是这样,除吃烤鸭、涮羊肉以外,换了其他菜肴,一律米饭伺候。那些年大米吃的并不多,但大米的样式却不少。早些年粮站供应的多为“机米”,口味较差,但在过去能吃上机米也很不错,特别对于那些南方人来讲,从来吃的就是两季稻、三季稻,只要有大米吃,生活就“顶呱呱”了。所谓机米,指的原是机器碾成的大米,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机米成了次米的代名词,和“好大米”对立起来。其实,次米未必就次,只要懂得蒸煮之道。蒸饭之前,用清水浸泡一会儿,做出的米饭口感就会松软得多,此其一;蒸饭的时候,点上几滴油,做出的米饭不但油香,而且色泽也好,此其二。这第三点,则是我个人心得,做机米的时候抓一把江米,蒸出的米饭不敢说可与“好大米”相比肩,以假乱真也是常有的事情,当然能否以假乱真,还要待到逢年过节,粮店限量供应江米。现在我们吃的基本都是“好大米”,我的那点伎俩已经历史,不过嘴馋人爱在吃上动脑筋,却千古不变的。有人说,不少发明都是懒人和馋人创造,不无道理。湖南人用下瓦钵把米饭蒸熟了吃,机米也显得别有味道,莫非他们也懒而馋?

当年还吃过一阵红米,略呈红色,细长,不难吃。有首中国红军时期创作的歌曲:“红米饭那个南瓜汤呦嗨罗嗨,挖野菜那个也当粮吆嗨罗嗨”唱得不错,红米饭还是可以的,佐以南瓜汤也吃得,要是再有两片湖南腊肉那就美不胜收啦。说腊肉是玩笑话,其实,如果米饭特别好,菜肴差点也不要紧,当年我们的小学老师说京西稻怎么怎么好吃,“不用就菜,顺着嗓子眼儿往下滑”,还不信,后来在中学的文革期间,学校组织下乡劳动,生产队给我们送来的雪白雪白的米饭,生平从未吃过,真是顺着嗓子眼儿往下滑,招待的肉片粉条都变为次要。可惜这样的饭食只吃过一顿,下一顿就改为窝头、咸菜拌大葱,吃得人人眼睛里冒葱气。后来听说,那就京西稻,国宴上用的,“人间能得几回闻?”

天津的小站米,后来着实吃过。和京西稻比较,难分上下,也是对京西稻没什么深刻了解,毕竟就吃了那么一次。这里说的京西稻也好,小站米也好,都是老以前的事,那时候不比如今,动不动就冠以京西、小站的名义,挂羊头卖狗肉。所以我对现在的京西稻、小站米都持怀疑态度,而且,如今的化肥、农药问题多多,还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京西稻?

有人说真正爱喝酒的人,不在乎酒菜,我想这是可能的。同样,爱吃米饭的人也不一定非要苛求菜肴,有两年,我家天天米饭就自制朝鲜辣白菜,吃得神情气爽,连“将军肚儿”都不见了,只是米饭的质量不能太次,好米下朝鲜辣菜,吃得相当舒服。说起来,下米饭的菜有千万种,我以为最好吃的,要数米饭就红烧肉,还应该是上好的米,佐以上好的红烧肉。(长篇小说《红岩》,中美合作所里,美蒋特务为破坏革命战士的绝食斗争,端来一盆盆雪白的米饭和红烧肉,用心实在太毒辣,就凭这一点,就应该高呼打倒蒋该死)

进入新时期后,“好大米” 司空见惯,不久从南方又传过“泰国香米”,有几年还“价格不菲”,常人不敢问津。不过吃到最后,泰国香米也只能说是诸多“好大米”中的一种而已,并非一枝独秀,而且有人并不喜欢吃它,甚至说泰国香米只是闻着香,吃起来不过尔尔。近几年东北大米占领了市场相当的份额,黑、吉、辽哪儿的都有,吃着大多不错,家中现在就放着一袋黑龙江产的富晒大米,口味挺好。如今的人,不但的讲求口味,也追求营养,富晒的、富铁的、富锗的、富碘的,一应俱全,真有点生活质量从大米做起的意思。

不幸的是跨入两千年后,我患上了糖尿病,从此必须控制饮食,再次过上“粒粒皆辛苦”的日子,恢复“瓜菜代”,好生无奈。突然想起一首流传已久的歌谣,据说是兄长们住幼儿园的时候创作,“大米饭,炒鸡蛋,吃了一碗又一碗,大家跳呀跳呀跳呀跳,嗨嗨,得了个盲肠炎!”生活不加节制,吃碗米饭也能吃出问题。                                                                 

                                   米饭 - 往事随风 - 往事随风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