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粗服乱头生马驹  

2009-08-08 22:18:30|  分类: 纸上的歌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蚟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李煜《 一斛珠 》

李后主这首《 一斛珠 》,从古至今一直被人诟病,到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还有人批评其“轻浮”,“放浪”,尤其受不了那句“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似乎把花红嚼碎笑着向情郎哥吐去,便下作得与妓女无异。然而这里所描绘的不过是闺房私事,用今天的话说,纯属个人空间个人自由,并没有妨碍他人,唾一唾又何妨?况且那位“娇无那”即便喝得大醉也不曾把红茸唾到人家的绣床。(类似的“放荡”行为,在底层劳动人民中间也很多,女人们在田间地头嬉笑打闹,夹杂着性骂地群起而攻地将爷们儿裤子扒掉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大约哪些都不属于亡国之音,也就没有人去深究了。)

按说这首词写得虽然浓艳,但总体上看也不过“惟美”而已。其中靓女的娇容有具体描绘,而“一曲清歌”又从侧面证明了这个晚妆女子的才貌双全。“檀郎”,即晋代的潘岳,小名“檀奴”,是个长于辞赋的文人,与陆机齐名,他的《闲居赋》被收入《文选》;他的《悼亡诗》流传久远。因潘岳长得漂亮,檀郎也就成为古代称呼美男的代名词。一对有才有貌的男女,在私房内饮酒吟唱,玩得兴起嬉闹起来,没想到却招致道学家千年的指责,这事儿说来也有点冤枉。古时所谓檀郎,也有指未婚夫或丈夫的,如果《 一斛珠 》里的檀郎当作夫君解释,那么小两口横遭千夫指,就更显无辜。从人物描绘上看,李煜这首词中的一对男女,写的相当生动,极富艺术感染力。在鲜活、动感这一点上,就是花间词的代表人物温庭筠、韦庄也写不过他。晚清周济在《介存斋论词杂著》中把这三位词人做过比较:“李后主词如生马驹,不受控捉。毛嫱、西施,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飞卿,严妆也;端己,淡妆也;后主则粗服乱头矣。”笔者以为,温庭筠的“严妆“韦庄的“淡妆”,远不如李煜的“粗服乱头”来得鲜活,有如小马驹奔跑踢打一样,把人物写得那么立体。当然这些从来就不是道学家们的着眼点。

                                   粗服乱头生马驹 - 往事随风 - 往事随风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