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女囚(之一)  

2010-01-19 13:52:23|  分类: 纸上的歌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日 ] 松本清张  著

                                                          往事随风         译

 

                            ( 一 )

  法务事务官马场英吉走马上任,到某县一个监狱当所长了,这里专门囚禁女犯。女子监狱在全国也只有四座,这次调动之前,马场担任的就是一个女子监狱的所长,因而今番上任他并没感到有什么压力,至少没有当初由监狱总务部长擢为女子监狱所长时的那种不安,甚至可以说由于有了三年当所长的经验,他心情振奋,自认为在新的任上也能作出一番成绩。

 马场英吉是个基督徒,每逢星期天只要情况许可他都要去教堂。从前的任所在乡下,远离都市,可他还是携带家眷坐上并不方便的公共汽车前往城里的教堂。不过,马场英吉给女犯们训话时决不引用圣经里的词句,他非常清楚,那样会让人反感,产生反效果。比起空洞地高谈阔论,他更乐于靠独立思考来体味、思索、筹措讲话的技巧。当然他也着意学过心理学。

  到位当天,下车伊始,马场英吉就从总务部长那里了解了犯人的犯罪类型,按人数多少的排列顺序是:盗窃、赌博、诈骗、杀人、放火、伤害、伪造文书。这与马场前任监狱的情况大致相同,所以在施教方针上他胸有成竹。战前一些女子犯罪如通奸罪已经不成立了,堕胎罪也已成为一纸具文。听取了总务部长、管理部长、教育部长和医务主任等干部们的各种报告,马场感到按以往的方针工作就能行的通。他又着重询问了女犯的特殊情况,比如生理日的精神状况在工作及其他方面出现的现象,还有同性恋之类。干部们的回答也并未动摇他以前的经验。

  这天下午,马场英吉把三百五十名女犯召集到过去称作教诫堂的礼堂,进行新任致辞和首次训话。从讲坛上看去,这些犯人穿着条纹棉布制成的筒袖和服,裤子都是扎腿式的。年轻犯人穿的衣服条纹较粗,年龄越大条纹也就变得越细密。马场前任监狱则不是这样,囚服上的花文是碎白道的。今天的听众都挺老实,三百五十双眼睛集中在马场身上,这一半是出于对新所长的好奇,一半则是因为对男性感兴趣。马场在众目睽睽之下泰然若素,因而没有受到任何奚笑。前任所长在就任讲话时曾让犯人哄得很惨,一个据说已有十年以上的狱龄次上岁数女犯,跳到讲台前指着所长的鼻子连损带骂,搞得所长语无伦次,半天才恢复常态。但这次马场就不同了,这些初次相见的犯人相当老实。

  大家静静地听着训话,当然她们也毫不掩饰自己的表情:轻蔑、反感、好奇、无所谓各色各样,在台上环视一下便很清楚,有发呆的,轻视嘲笑的,打瞌睡的,窃窃私语的,不住环顾四周的,打哈欠的,还有为引起新所长注意而满脸谄媚的。犯人里既有苍苍白发,也有施以电烫的青青乌丝,狱中允许年轻的犯人化淡妆,涂抹口红。

 马场边讲话边无遗漏地环视听众,忽然他发现人群里有一个人以热情的神情聆听着训话。那人约摸三十三、四岁,相貌十分端正。此刻马场所讲的题目大约是“犯罪之意识和挽救”,这女子连眼都不眨一下地听着。开始马场还以为她非常理解自己的话,但定睛一瞧,她并无赞同训话内容的意思。她是那样专心盯着讲话人的嘴,这表情里哪怕稍微有点反应也好啊,可是她却没有,相反倒让人觉得犯人在批判着讲话内容似的。

  看着她马场心想,此人一定还没结婚便作了阶下囚,在狱中消耗掉了韶华之年。他与女犯人接触了三年之久,有这样的直觉判断是很自然的。那女子面庞的什么地方似乎还遗留着一股稚气,肩部的线条也很清晰。马场正在训话自然不好总看着她,从台上下来后他坐到摆在一旁的椅子上,趁管理部长上台作总结,向身边的教育部长附耳低语:

  “从前边数第五行正中靠右那边,是哪个作业班?”

  教育部长顺着所长的眼睛看了一下:“是制本部。”

  每逢这种场合,犯人都是按作业班集合的。马场不出声地点了点头。

  次日,马场带了管理部长去各个作业班巡察。每个车间的进口处,都有模范犯人担任类似班长的职务,并负责接待干部视察。马场来到制本部时,发现站在入口一侧的正是昨天专心听他训话却没有丝毫反应的那个女犯人。哦哟,怎么是她?马场心理暗想。女犯人向新所长致意时,表情上显得与其他班长略有不同,看来她知道昨天所长在讲坛上注意过她了。她操着军营里的语气,清楚明了地向管理部长报告全员几名,事故几名,就寝几名,最后说:没有发现异常。

 女犯人作向导,与管理部长走在稍微前边一点。马场仔细地观看了制本部的设备,因为从前所在的监狱没有制本车间,所以马场不时在某个地方驻足,一半是因为他像参观者那样感到新奇,一半是为了掌握一下情况。

 断裁场有台巨大的裁纸机,一按电钮,光闪闪的刀刃便从上头降落下来,这个庞然大物可以裁断整张大纸。令马场心惊的是,刀刃下边足够伸进脑袋去,这家伙当断头台使一定非常好用。倘若犯人们相互仇恨,一旦冲突起来操机者把对手的脑袋放到刀下去也不是没有可能,马场对此颇感忧虑。工作事把摞齐的纸往刀下送,如果走神也会被切下两三根手指的。女看守向马场介绍情况时告诉他,这儿正是那个做向导的班长的职守,由她操纵裁纸机。就见女班长按动电钮,一连(一连即一千张纸——译者)来厚的纸犹如碰到剃刀一般被切断,大量的纸屑喷涌出来。

 马场不时偷看那女犯的脸庞,侧面的轮廓与那天见到的一样仍透着股稚气。由于昨天犯人都是坐着,只能看到肩部,现在从她那纤巧而结实的腰部看得出还是个没有接触过男人的身子,条纹粗大的衣裳也很可身,别人都淡淡地化了妆,独她不施不抹,连头发也是随随便便地束着的。看过断裁场所长来到出口,女犯人送行似地跟上来,突然她小声叫道:

  “所长先生。”

  马场不在意地问:“什么事?”

此刻他才第一次和她在很近的距离打了个照面。这是一张明朗的脸,黑眼珠晶莹清澄,嘴唇上泛着微笑。

 “所长先生,我想拜访拜访您,几时您能抽点空儿见见我?”她说话毫不畏缩。

 “什么时候都可以啊。”

  听了马场的回答,她的脸显得更加明快,并向他致谢。

  全厂视察完毕回到所长办公室,制本部班长的身影仍深深留在马场的脑海,他把管理部长找来询问。

  “啊,她叫筒井初子,现年三十四岁,犯有杀人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五年。”

  罪行比想象的要重,马场又问:“她杀人什么人?”

  “啊,杀的是她父亲,因属弑尊之罪所以判刑很重。按理说嘛这其中还有些原因,本当酌情量刑,可她本人在第一审就服罪啦。”

  “关在这里多久了?”

  “正好十年了,承蒙恩典减刑后,还有两年的刑期。”

  原来如此,马场心想,可她看上去竟是那么年轻,瞧模样也不过二十六、七岁。

             女囚(之一) - 往事随风 -

                                          (往事随风  摄)

  评论这张
 
阅读(73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