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女囚(之二)  

2010-01-20 21:58:34|  分类: 纸上的歌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日 ] 松本清张  著

  往事随风   译

                        ( 二 )

与管理部长说完话,马场英吉随后要来筒井初的判决书副本,专心地看起来:

筒井初子,筒井甚二和波子的长女,生于昭和某年,作案时年22岁,原籍东京附近山间部一个小村镇。其父甚二当时49岁,生性懒惰,虽为木匠但不务正业,终日饮酒、赌博,不常回家。初子下边还有两个妹妹,思弥子(19岁)和惠子(17岁),因父亲不做工家计困苦,所以母亲波子去做日工、苦力,初子到附近一家造纸厂当女工,勉强维持生活。母女二人收入微薄,甚二却三番五次回家索要酒钱和赌金,为此夫妻每每争吵,甚二总是拳打脚踢,还殴打长女初子。甚二不但抢钱,还把家中值钱的东西拿走典当,致使一家人贫困交加,处境凄惨。初子认为如果没有父亲在便是全家最大的幸福。

初子犯罪当日上午7时,三天不归的甚二回家,又是酩酊大醉,照例冲波子说:“拿钱来!”波子回答:“没钱。”随后不理睬他去升炉火准备早饭。甚二又问初子:“你,有零钱吧?”初子答:“前几天都叫爸爸拿光了,只有去工厂才能找朋友借点。”甚二狰狞凶狠地瞪了她一眼,初子也不理他,他急了,走到正在灶前用吹火棍升火的波子背后斜着眼睛咆哮:“今天说什么也得交出钱来,怎会连件能当的东西都没有,别藏着啦!”波子头也不回:“没有就是没有,你瞧着办好了。”醉醺醺的甚二勃然大怒:“没一件能卖的东西,要你这样的婆娘有什么用,这种女人趁早给我滚出去!”波子还口:“我要给孩子们弄东西吃,干嘛滚,要滚该你滚。”甚二大吼:“敢这样说话我宰了你!”说着从背后揪住妻子的头发朝土间(土间,即没铺地板的土地房间——译者)拖,大嚷大叫:“我宰了你。”波子倒地:“要杀你就杀吧!”甚二:“好哇”便捡起一旁的松木劈柴高高举起。初子见母亲危在旦夕,忙从席上跃入土间抄起灶上一把刃长约7公分的锛子,绕到父亲身后猛然朝他脑后部砍去,甚二呻吟了一声倒在地上。创伤深10公分,因到达延髓,甚二当场死亡。

被告初子以前便怀有杀父的念头,所犯之罪按刑法第200条属于弑亲杀人罪,检查官要求判处她无期徒刑。但被告确有可同情的地方,最后酌情从轻刑罚,判处她有期徒刑15年。......

判决书大致如此。

马场吸着烟思考起来,从判决书上了解到初子罪行的大概,判决上也的确是酌情量刑了。他觉得十五年还是重了点,可审判记录上只有第一审没有第二审,就是说初子第一审认罪后就被关到这里。这是为何呢?无法无天的父亲是全家的灾星呀,何况他还殴打妻子并要加害于她。初子是本能地把锛子砍入他的脑后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可以视为保护母亲的防卫行为。依马场判断,此案如进入二审势必会减刑,可她怎么在一审就认罪了呢?

管理部长进来了。

“要说筒井初子这件案子”马场对坐在面前的管理部长说:“刚才我看了记录,很值得同情嘛。”

“是的,是的。”部长点头。

“就是杀害尊长,判刑也还可以再轻点,那个父亲太没人情了。”

管理部长也是这样认为。

“筒井初子一审服罪到底是怎么回事?律师一定劝过她上诉吧?”

“劝了,可她不听,还说‘是我杀了爸爸,所以我服从一审判决。’”

“社会上没有要求给她减刑之类的请愿吗?”

“有啊,多的很,判决见报后请愿书、信函雪片似的飞来,强烈要求对她施恩,缓刑执行,其中还有十来封求婚信,提出要等她出狱后完婚呢,不过这可得有点耐性啦。”

“后来他们真等她了?”

“没有,初子被关到这儿以后,那些信叭哒一下就打住了。当然也有热情的,连续写信达三年左右,没完没了地表白,请求。”

“初子拒绝了?”

“拒绝啦,她笑这些人不过是一时头脑发昏,根本靠不住。”

是啊,世间所谓同情,凭的都是暂时的冲动,时间一长马上就会冷却下去。

“不过至今还时常有人向她求婚。这些人当初没看报纸,后来不知何时又从杂志上见到有关报道,一激动就寄信来了。每逢这种时候,送到监狱的礼品就剧增啊。”

    “她母亲呢?”

“五年前病死了,现在剩下俩妹妹,常来看看姐姐。”

第二天,马场会见了筒井。马场所长特意单独来到这间接待室般的小屋,这儿没有其他犯人,谈话询问都方便,当然看守是在场的。

“所长先生,非常感谢那天您的讲话。” 筒井从椅子上站起向马场深深行礼,她眉毛浓密,神清目爽。

“我的话怎么啦?”马场温和地问,但也没有失掉适度的尊严。

“是的,您那次讲话别人也都知道,我今天只想报告一下自己的事情,所以昨天提出了请求。也许您还不知道,我杀了亲生父亲。他真是个要不得的父亲啊。”筒井说话时嘴唇泛出微笑:“因为他一家人遭受着什么罪哟,值钱的东西都被他拿光了。那天早晨他从外面回来,又喝醉了,几天没回家,一回来又像往常一样欺负妈妈。我见他揪着妈妈头发往土间里拖,又用一只脚踩住她,举起了木柴,心想妈妈这次真要丧命了。那时就和在梦里一样,我至今还记得,炉灶下的稻草和小树枝刚刚点燃,冒着白色的烟。那季节早上七点屋里边还黑着,火苗把灶上的锛子刃儿映得通红,颜色特别美。我握住锛子把儿高高扬起,这时刀尖上的红色一闪就流走了。我看到锛子打在父亲的后脑勺时喷出了同样的红色,心里想,和锛子刃刚才的红色多么相似啊。”

“如此说来你不认为杀害父亲是件坏事了?”

“是的。”她微笑着使劲点点头:“我一点也不后悔,就算我杀了直系尊属,可这样一来全家人都幸福了。最近两个妹妹常看我来,每回穿的衣裳都很漂亮,这就是证明。她们好像积攒了不少钱,给我带的东西越来越贵重,还有冬、夏时穿的靓装呢。如果父亲在世她们能穿的那么好?妹妹挣的钱肯定会让他统统拿去喝酒、赌博的。从前可真是地狱,别说我了,两个妹妹也都十八、九岁了,可我们连件像样的衣服也没有,衣衫褴褛地忍受着。一想起过去我就觉得自己没干错事,妹妹们幸福的生活出现在眼前,没比这再让人高兴的了。我是不后悔的,尽管所长先生训过话,但就我来说根本没有那种感到自己做下坏事的意识。所长先生我的想法错了吗?希望和您见面就是想来请教。”

当时,马场没有立即回答,他记住的仅只是筒井初子的那幅十分明快的笑容。

马场看的书大抵和职业有关,当然他读过森鸥外的《高濑舟》,这次看到筒井的微笑,小说中的一句话浮现出来,那押送犯人的官差庄兵卫听完罪犯喜助的话后,“觉得喜助的头上仿佛放射出毫光。”

女囚(之二) - 往事随风 -

                          (往事随风   摄)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