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女囚(之三)  

2010-01-22 09:44:14|  分类: 纸上的歌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日 ] 松本清张  著

  往事随风   译

 ( 三 )

马场英吉陷入了沉思。

究竟何为刑罚?一般都认为它是对犯罪的报应。根据犯罪的程度决定刑罚的轻重,乃是依照国家权力而行使的。可是,报应的刑罚之苦和犯罪的精神之苦却未必一致。比方说判处相同的徒刑,可以因人的社会环境、财产,还有他们的性格、年龄、体质、智能、感情、思想、经历等方面不一样,因而刑罚给他们带来的肉体痛苦和精神痛苦就会有区别。比较好的例子是罚款,同是罚了三万元,在精神上穷人的负担与阔人相比真是天上地下。对富人来说,他的精神痛苦与其说在款额上倒不如说在仅只在于被罚。而穷人,他们宁肯以体刑来代替支付罚款的痛苦,何况体刑与罚金很不一样,它禁锢了人的一切自由与本能,其精神之苦不是一个自由人能想象的。便是体刑,同样也会因为犯人入狱前在环境、性格、体质、年龄、知识等方面不同而存在着差别。同是五年徒刑,个人主观感受的肉体痛苦与精神痛苦就不是均等的。总之,对罪犯的报应并不均等。但法官并不在乎犯人主观苦痛上的差别,他要按照刑法客观地量刑,那么在五年刑期里,有人痛苦地呻吟,有人却哼着小曲儿等待“刑满”,所以他们对报应的根源——罪行——的悔悟也就不一样了。

马场长期担任监狱所长,时常思考这类问题,如今遇见筒井初子,使他想的更多更多了。从筒井明快的面容上看得出她对狱中生活感到极为愉快,杀死父亲她欢喜不已,因为全家人生活美满了。母亲虽病逝,但妹妹们过得很好,每次探监都是盛装而来,足见生活富裕,若父亲还在世这简直不能想象。她满足,一个人牺牲换来了全家的幸福,所以她会说出“丝毫不觉得自己干了件坏事”这样的话。她被判十五年的重刑,可痛苦要比判两年的还少。

筒井出身微寒,造就了副好身板,她仅具中学教养,习惯粗茶淡饭、辛勤劳作,没接触过异性,这方面的苦恼肯定也少。那种所谓痛苦不多的犯人她可以说是个典型。不过筒井的情形和马场当初所想的又略有不同,她非但无甚痛苦,连对犯罪的悔悟也没有。她是服从了第一审的判决,但这不是出自真正的罪恶感。犯罪时她大概没有觉得那是“父亲”而坚信他是个威胁母亲生命的谋杀者,所以挺身保护母亲,行为的代价又是换来妹妹们的幸福生活,看来对初子的刑罚不是报应,而是安慰了。

新刑法规定“杀害自己的或配偶的直系长辈者,处以死刑或无期徒刑。”,这里说的直系长辈,必须有充分的资格,应受人尊敬、履行爱护晚辈的义务。筒井甚二没这个资格,他是家庭的破坏、危害者,但在法律上仍旧是初子的直系长辈。马场认为法律条文在这里也太均等了,与无视犯人主观痛苦的差别一样,乃是法律恶劣的客观性。

社会上对筒井的同情是理所当然的,马场虽无意批评第一审审判长的判决,但他觉得大家今天应该更为同情初子,判决前后大家纷纷上书,又是慰问又是呼吁,还有人求婚,闹了一段时间。然而现在却不相同了,大家注视此事是因为当时报纸上大量的报道,这毕竟已经过去十年,大家已经淡忘了,不然为何偶尔哪家杂志刊登了初子的消息慰问信便激增呢。

马场愿意给初子创造更好的境遇,认为有必要把她的事多少向外界宣扬宣扬,那就不是单用慰问信来充实她的心灵,好境遇应像当初那样有人向她求婚。管理部长说过曾有人连续三年写信求爱。现在,初子的刑期只有两年了,今非昔比,求婚是更现实的了。马场起劲地想着,想使初子幸福。他很想见见初子的两个妹妹,一是想瞧瞧她们漂亮的服装何以让初子满心喜悦,一是想了解了解她们的情况。

几天后,马场所长分赴管理部长:“下次筒井初子的妹妹来了,我准备见见她们,到时请通知我。”

一周以后,管理部长告诉马场,初子的两个妹妹都来了,正在接待室等候。马场出了办公室过去瞧了瞧。接待室与管理部长坐的地方用一道屏风隔开,他从屏风背后悄悄探望了一下窗口那边。那里有会面用的接待区和给犯人送东西的接待区。两个女子正坐在窗前长椅上排队。她们衣着整齐漂亮甚至可以说有点奢华,一个穿西装,一个着和服,化妆也很时髦,无法判明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回到所长办公室,马场等待着他们姐妹会面结束。约一个小时以后,管理部长来问,会面已经结束,领她们道哪里去好。

“哪儿都行,就在我这儿吧。”马场很痛快地说。管理部长退出,不一会儿把那姐妹领来。办公室里,宽大的写字台旁,像是召开小型会议一样,五六把椅子摆在一张长型桌的两侧。先进来的是穿西服的女郎,马场立即明白她就是姐姐了。

“请你们到此耽搁一下。”马场说着管理部长已经把她们引到椅子前,见她们不肯落座,马场原地不动地说:“啊,请坐下吧,一会儿你们还要走路的。”说着,他从容地扫视了一下文件。

女囚(之三) - 往事随风 -

                         ( 往事随风  摄 )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