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女囚(之四)  

2010-01-22 09:56:50|  分类: 纸上的歌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日 ] 松本清张  著

  往事随风

              ( 四 )

 三个人都坐下了,中间隔了张宽大的桌子。姐姐思弥子的西装剪裁精良,妹妹惠子擅于穿戴,色彩艳丽的和服保持的形状颇佳。十多年后的今天,出现在马场眼前的已不是当年的小姐妹,而是一对妙龄女郎了。

筒井对妹妹们的幸福深信不疑,现在马场也相信了,左看右看都无法想象她们曾经的贫穷,即使不能单凭装束判断,但她们过的起码也是中流的生活。这都是她们父亲在世时不可能实现的,马场理解到了筒井初子的满足。

从哪儿谈起呢?办公室西墙窗外露出远处一个大屋顶的一部分,那就是收容筒井初子的狱舍,厚厚的红墙把它和所长室远远地隔离开来。更远处,高出狱舍的地方能看到有晒台,飘动着白色的布,那里是监狱职工的宿舍区。

“姐姐坐牢你们一直常来看她?”

听到马场的问话,姐妹俩低下头沉默了一小会儿后,着西装的思弥子扬起脸来说:“不,我们来看姐姐,大约是从两年前开始的。”

这一回答有点让马场感到意外,筒井初子入狱十年多了,可妹妹们竟有八年没有来过。

“噢,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

思弥子缄口,妹妹惠子示意她来回答。

惠子的和服衣带显然是精心挑选的,也许那条衣带与和服还是一起买下的呢,在一般的家庭里这很难办到,即使是做衣服,若想配条合适的带子也很费周折,最后还得用现成的衣带。所以马场觉着惠子的装扮虽不甚协调,然而衣带与和服确是一同置下的。

“你们不是很感激你们的姐姐吗?”马场换了个题目。

“感——激——,啊,也许吧。”

姐妹互视了一下。这真使马场感到异常,他原以为俩人会点头称是呢。

“你们经常来看姐姐,姐姐也说你们每次来时衣服穿的挺漂亮.....啊,对不起,令姐确实是这么说的,为此她高兴得了不得。她说父亲死后妹妹们才过得幸福了,所以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毫不后悔,因为这是件好事情。总之,她为你们姐妹做出牺牲,哪怕是判刑也心甘情愿呢。”马场的话说得有点激昂,但姐妹俩仍旧耷拉着脑袋,马场又是一阵诧异。

“所长先生。”沉默了一下,惠子严肃地抬起头来:“我们觉得姐姐很可怜。她为我们是付出了牺牲,但是,我们恨她,恨她做出那样的事。”

冷不防马场受到当头一棒,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为什么呀?她杀死了父亲,你们很反感是吧?”

“不,不反感。爸爸是个坏蛋,他活着的时候家里简直是地狱,妈妈身上没断过伤痕,家里被他洗劫得一无所有。爸爸真是个魔鬼,我们至今也不想他。”

“噢,这么说令姐杀了父亲你们也是同意的喽?”马场虽然对惠子激动的话语有些无所措手足,但还是反问道。

“话虽如此,不过 ......”这次轮到思弥子抬起头来,脖颈处、单衣外珍珠项链光闪闪的。“所长先生,就是因为姐姐杀了爸爸,我们连婚都结不成啦。”

马场把目光转向思弥子。

“别瞧我们看上去很体面,可连普通人的生活都过不上。我长期在一个酒吧里干活,独身一人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只好给一个上岁数的老板当情妇。今天索性都和您说了吧。”她朝惠子看了一下:“惠子也和我一样,受人照顾,那人比惠子大四十岁呢。”

马场盯住思弥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也有人给我们说媒提亲,我们也有恋爱的经验。可是不论谁一听到姐姐的事,马上就吹了。姐姐可不是普通的罪犯啊,她杀死了亲生父亲,这换哪个人都会感到害怕的。你再怎么说爸爸不好,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大家早记不清了,能记住的只有一件,就是孩子杀害了亲生父亲。......有这样一个姐姐谁觉得可怕哟,我们恐怕是到老都要打单身了。”

马场不由得咽了口唾沫,眼睛望着地板。不知从何处飞近来只小虫,小虫在桌子上蠕动,桌子那一端,两个女子的倩影并排倒映在桌面。

“如果姐姐当时稍微动动脑子,我想不至于有那样的结果。”妹妹开口:“爸爸是不可救药的这很清楚。不过他很懦弱,身为一个木匠,手艺又不错,可是却很懒惰,这也是因为他的懦弱性格造成的。还有,他喝酒、赌钱,都是为人懦弱的原因,他不喝醉了从不回家,所以他虐待妈妈特别厉害。可我觉得妈妈对他也够冷淡的,假如多少给爸爸一点温情,爸爸也不至于那么粗野。爸爸借酒撒疯也是对妈妈这种冷淡的反抗。”

说到这里,她像是把话头让给姐姐似的沉默了,思弥子声音低沉地接着说:“妹妹说的对。况且爸爸身体很弱,死的那年就已经四十九岁了。别管他怎么胡闹,再有个三四年体力就会衰竭,那时他再想耍野蛮也就有心无力了。身体不行干不了木匠活,本来就是挺让人心焦的事,所以妈妈如果再忍耐一点爸爸会变好的。......那天早上的事我们也都见了,当时我们吓得躲在储物间的屋角打哆嗦。爸爸是朝妈妈举起了柴禾棍,还说要杀了她,不过他一向如此,全是吓唬人。那时姐姐如果上前劝劝,爸爸也许还会胡闹,但充其量骂几句也就走人了。偏她一句话也没说,冷不丁地挥起锛子朝着爸爸的脑袋就砍过去。姐姐的心情我们理解,可她要是冷静一点那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纵然有点风波也会平安地过去,而我们今天也可以和普通人一样地出嫁。所以,我们恨姐姐。”

马场英吉寻不出合适的话说,朝玻璃窗望去,方才晾在晒台上的白布不见了,同在一个监狱的大墙之内,那边过的却是自由的家庭生活。

“有八年我们没怎么到姐姐这儿来,也是怕引起别人注意,影响婚事。现在我们死心啦,从此就开始公开地来看姐姐......”

“大家都同情姐姐,听说她收到很多很多的信,还有人向她求婚呢。”妹妹的语气比姐姐激烈:“可是什么叫做社会同情?如果真同情姐姐,为什么不跟我们结婚?向我们求婚不也正式对姐姐真正的同情吗?在这方面姐姐不知该有多幸福。见我们穿着好衣服来看她,姐姐她真高兴,所以她也从不过问我们现在的境遇。当然这也没啥,可是......”说着,惠子连忙从坤式手提包内取出手帕捂住鼻子。

马场英吉的眼前,浮现出筒井初子那幅爽朗明快的微笑。

 (往事随风  摄)

 女囚(之四) - 往事随风 -

          (   完   )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