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书信杂说  

2010-01-28 22:14:43|  分类: 纸上的歌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E-mail相比,传统的信函是很感性的,从信封,信纸,邮票,包括邮戳,收信人从中都能获得某种信息,从中看出寄信人的性格、性别、才学、素质甚至他的审美特征。最重要的还是书信内容,正面或侧面反映着写信人的思想、文化、修养和情趣,把有水准的信汇集起来刊刻出版,便成了“尺牍”,成了“书信集”,对改造社会,教化众生以及学术建设都大有裨益,当然,还有许多美文,妙文,清远博雅,高迈超群,读起来赏心悦目,总之,都不是一般书信了。另外,写信人的那笔字,也是别人眼中重要的价值衡量标准,书法水平之外,行草篆隶与执笔者的才学、秉性乃至社会地位都有着一定的关系,这一点要想说清,恐怕还需另文专述。

  书信是人世间的产物,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事,产生出形形色色的信来,百花齐放,不一而足。

  通常,面目可憎的,首属公函,线有灵气,却有逼人的官衙气。

  看着最可爱的,是情书。激情浓情切切情,无不甜蜜得惹人心动。写情书的人(心怀鬼胎,暗有图谋者不算)抒发的都是心中的肺腑真言,为表达无限爱慕,为打动对方,往往尽展平生才华,所以写出的语言文采奂奂悦耳动听,如果没有少儿不宜的嫌疑,完全可以拿到中小学校去当辅助教材。当然,缺少文采的情书未必就不动人:“小兰:咱俩认识那么久了,一直没敢跟你说我的心里的话,其实咱俩在县中学念书的那个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你,可就是不敢问你对我到底是个啥看法,今天我实在抑治(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特写信要你一句话,你愿意不愿意跟我好?”美好的愿望加上质朴无华的语言,这样的信胜过很多词句工巧的情话。不可否认,写情书文人最是拿手,只要对方不是木头疙瘩、情感智障,写几纸教其泪挂腮边的鱼书尺素,不是什么难事,倚马可待。但倘若一味恃才,以为妙笔生花就能所向披靡,那也未必。我有位朋友,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却是个书呆,当年他曾给心上的人儿写了快一年的情书,也未见什么显著成果,倒是有后来居上者,人家也不动笔写信,揽住佳人腰肢一个深深的长吻,就把她的芳心掳去。所以光有语言没有行动是不行的,笔墨之外还要具备“打近战,打夜战”的实际能力。

  最堪苦恼最使烦心的信,大概是那些账单和欠款通知了吧。这种信总是在人最担心或最不希望它出现的时候,出现了。还钱吧,家徒四壁,米缸倒置,糊口都成问题,遑论偿债?只恨自己没有平地扣饼的功夫,变出钱来解救燃眉。不还也不行,债期已经刻不容缓,拖延下去不仅利上加利,时间长了还要吃官司,想想法院执行的那天会是怎样的盛况,真不是一个愁字所能了得。也有不愁的,非但不愁,看到信后还很不耐烦:老子有的是钱,也就这几天周转不开,催TM什么催!发信人倒成了可恶的骚扰分子。鉴于自己形象太差,催款方也有采取“善意提醒”的时候,提醒债务人快到日子了,请您别忘了给我的账号上打钱。后台不硬的债权人,也常把提醒变为哀求:请您千万不要误会,其实别说这点钱,就是再多,老兄还与不还都是一样?怎奈我遇到急事,一筹莫展,还望老兄看在多年的情面上,援手搭救。讨债信写成这个样子,事出有因。大抵人在借钱信贷时,是一种心情,等到花钱的快意过去,还钱的烦恼便接踵而来,甚至会产生错觉,觉得人家是要从自己的腰包里拿钱,着实可恶!

  朋友来信,总是让人喜爱。一声问候,几句寒暄,都好似杏花春雨杨柳杨轻风,阅读起来,如晤其面,倍感亲切。有朋自远方来信,不亦乐乎!通常朋友的信中所提,都是共同关心或感兴趣的人和事,读起来无不意味浓浓;把经历的事情个人的感悟写信告诉朋友,彼此沟通,共同分享,真是一大快事;因是朋友,即便在信中诋毁时事,月旦先贤,也能引起会心一笑或抚掌大笑。心灵的相通,情感的互动,使朋友的书信显得弥足珍贵,抵得万金。难怪有人把朋友的信庋藏多年,以备日后展读,那种回味想必甘美。小时候我曾穷极无聊间,偷偷摘下父亲的信袋翻看,发现父亲在朋友的信上,还做过红笔批注,我对这些“硃批”大多看不太懂,也不知道批注的是信里那段那句,所以大都忘记了,但是那些“哈哈哈”、“妙!”等文字,给我印象很深,和父亲在那些普通信件上只写着“已复”、“未复”等干巴巴的字样相比,朋友的来信足抵千金。

  个人的申请信写好了,也颇见性情。这类文字里我最喜欢李密的《陈情表》,他要感动晋武帝,结果把普天下的人都给感动了:臣以险衅,宿遭闵凶。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舅夺母志。祖母刘,愍臣孤弱.......。真是字字血泪,声声凄苦,让人心头沉重。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也是性情文章。还记得我小的时候,母亲粗心,用红笔给乡下的姨妈写信,姨妈见信大哭:三妹要和咱家断绝关系啦。这个误会不久后澄清了,我也长了知识,原来绝交信要用红笔来信。不知道写《与山巨源绝交书》嵇康是否用的红笔,但我想这般性情文字用红颜色写出来,一定更具震撼力量,山涛看到红笔写下绝交信时又会是怎样的感觉啊。还有辞呈,也是易于发挥性情的文体,除了格式化的东西之外,写辞呈写的比较认真的多是上点年纪的人,临走还要发自真心地进谏几句,直陈公司的弊端,愚忠得可爱。还有人虽然言必称走,但辞职信里条条款款地提的都是对公司的意见,并一再表白,不是我要走,不得不走,这就矫情了,还不如有的小女孩,她们收拾好个人东西,对着小镜补完妆,用口红在公司的公文纸上写下“拜拜”两字,飘然而去,多么洒脱。

  E-mail一出现,立刻大受青睐。和传统书信相比,E-mail快捷方便,转瞬就能抵达收件人的信箱,无论大洋彼岸还是隔壁老刘,投递速度一视同仁。好处不只是快速,使用E-mail,不用粘信封,不用跑邮局,连邮资全都免去了。强大的群发功能,弹指间,多少封信都能在顷刻间分发到世界各地。自从E-mai问世,世界上不知道减少了多少信件和电报。当然这样一来,书信魅力也就所剩无几,印刷文字使用长了,别说挥毫八行书遥寄千里梦,连欣赏书法的能力都会衰退,更不要指望多情妹妹含悲忍泣,给你寄来泪痕红浥的素绢花笺。最讨厌的是,E-mail给写连锁信的人,提供了极大的方便。我以为凡是搞连锁信的人,大都居心不良,至少也是无聊透顶。连锁信末尾的要求,无不充满诱惑,只要把此信分别发给二十个以上的人,就能发财,就能长寿,就能心想事成,不仅假话连篇,而且陷人不义,教人自私,为了自己不惜给他人制造麻烦。尤可恨者,是的信中带有恐赫,声言如果不肯照办,数天之内,灾祸必降。读这样的书信,好似吃下苍蝇,即便不信他的鬼话,也觉晦气。对连锁信我一是不信,二是不理,只要看到,马上丢进垃圾箱、回收站,毫不迟延。春秋时期,楚国有个名叫公孙敖的人,他小时候有一天在路上看到一条两头蛇,就把怪蛇砸死埋掉。按当时的说法,谁看到两头蛇谁就会死去,公孙敖回到家里对母亲哭诉路上所遇,母亲问他那蛇现在哪里,公孙敖告诉母亲,因担心别人看到两头蛇遭到灾难,已经把蛇打死掩埋起来。母亲对他讲,你做的很对,上天会保佑有美德的人的。后来,公孙敖不仅安然无恙,而且长大后还很有作为,当上了楚国的令尹(宰相)。我不信不传连锁信,倒不是想做当代公孙敖,更没有进中南海当国务院总理的妄想,但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个人的意志,不容胁迫。所以,每当收到连锁信,我都要将其当作两头蛇,一埋了之。

    书信杂说 - 往事随风 -  (往事随风摄)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