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寻梦“烂船洲”(新湘西散记D)  

2010-03-11 20:55:28|  分类: 饮食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有位湖南朋友来京,我特在自家左近小馆设薄酒相待。湖南人说话做事干练利落,而且从来守约。但这次我却左等右等等不来人,打电话询问,才知道他走在半路忽然想起给我带的一块腊肉没有拿上,特地返回旅社去取,所以耽搁。事已至此,也只好随他,可我心想,一块腊肉罢了,没带就没带吧,转赠他人不就行了?何必劳师远征的,不由得感到好笑。我这人是比较浅的,见到朋友后还是把刚才的想法说了出来:诺大京城,哪里买不到一块腊肉?你千里带腊肉已足见真心一片,既然忘在旅社又何必再取,往返辛劳的。朋友笑笑,只说腊肉是他爱人亲手熏制,代表一点心意,所以一定要送来。他这么一讲,我倒没的可说了。

 第二天我把湖南弟妹熏制的腊肉拿出,解开两层塑料袋打开一层油纸,放在案板上面。这块肉三斤不止,肥多瘦少,酱红色的肉皮被熏得发黑,油光尽褪,肥肉部分已经由白变黄,像块熟玉,瘦肉变成典型的生肉干,硬硬的,看模样远比不上超市里出售的腊肉光鲜。按朋友所嘱我把腊肉洗净,切成薄片,满满地盛了一大盘里还冒了尖儿,心想这肉至少够我们吃上十天半拉月的。腊肉放入笼屉,大火猛蒸,锅一开香味就飘出来,勾得我一次次回到厨房,迎着香气用力地闻,经验告诉我,这回锅内的美味,绝不一般。

 原本以为够吃半月的腊肉,吃到第三天头上就已告罄。也不光是我这个老饕奋勇当先,连我那从来闻肉皱眉的老妻,也和我抢着吃起来。晚餐吃午餐吃早餐也吃,就连看电视的时候,我们也盛一小盘,边看边用手捏着一片腊肉送到嘴里。腊肉吃完,意犹未尽,我们又赶紧到超市卖了两块腊肉。待回家把腊肉做好,我与老妻各夹一片咀嚼了几下,就停下来四目相视,此腊肉非彼腊肉呀,相差何止霄壤!可恨的是那位湖南朋友自别后,再没来京,没两年他又中年读下博士学位转入湖南大学教书,干脆把堂客也从乡下接到长沙,彻底断了我的念想。因为我对腊肉大感兴趣,不单在城里搜寻,也向人请教,早有人告诉我,要吃道地的湖南腊肉,非湖南农村自家熏制莫属。想想那位湖南弟妹住进省城的楼房,失去了乡间的瓦燥柴房,肯定不再烟熏火燎地制作腊肉了,还有什么指望呢。

说话间又过去数载。这年我与同事出差湘西,在凤凰吃到好几次湖南腊肉,大抵还是不错,切得薄薄蒸得透透,肥肉部分几乎透明。我们在小城里吃的腊肉,有与辣椒、青蒜同炒的,也有纯粹的蒸腊肉,雪白的瓷盘上放着小竹篾编的箅子,箅子铺上白纸,把腊肉摆在纸上,很有观赏性。这些腊肉好吃是好吃,但和当年朋友的馈赠相比,还有差距,香味在嘴里回荡的时间很短就没了,似乎也少了一点山野气息。想想这也算是当地上乘的腊肉了,或许当初朋友家的自制给我留下的印象过于美好,便造成了心理倾斜,除却巫山不是云了吧。

在小城工作数日,迎来周末休息日,当地朋友耽心我们无处可去,用车把我们送到离县城十几公里之外的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歇息。主人的殷勤之意,真让人感动。这是处两山夹一水的所在,我们在公路上下车,顺着石桥走过河流,河水有浅有深,水流有缓有急。下桥后,才发现我们还在河道当中,不过是来到一个狭长的早已干涸的滩上,抬眼有青山作屏,俯首是绿水环绕,不用说我们已经是“在河之洲”了。

没走几步,迎面一座小庄园,树木茂密,竹篱稀疏,园子大门的门楣上钉着块木板,上书“烂船洲”三字。何谓烂船洲?初始不解其意,忽想起烂柯山来。南朝梁任昉《述异记》:晋人王质入山伐木,见童子数人弈棋而歌,因置斧听之。童子与一物如枣核,含之不饥。不久童子催归,质起视斧柯已烂尽。既归,去家已数十年,亲故殆尽。后来王质伐木的山就被称作烂柯山了,烂柯山又名石室山,在今浙江衢州城郊,与湘西千里之隔,但我想烂船洲的取意,应该就是本着这个典故来的吧,不错,这里风景优雅远离市廛,确能使人流连忘返。

小庄园纯系供人休憩度假使用,竹木搭建的亭台阁榭,都有浓密的树荫遮护。秋千架临水而立,索道桥横跨小溪,站在小溪前,能看到小鱼儿在清水中游弋,还有蜷缩于卵石间的小河虾。不记得一上午都疯玩了什么,只知道空旷无人的寂寂山谷,被我们几人的喧嚣搅得回声震荡。

疯够之后我们揉着“打水漂”打得酸痛的臂膀往回走,竹林深处早有炊烟升起。坐在茅草顶的亭子里,片刻,有农家大嫂把午饭端来。几盘清炒蔬菜,都是典型的家常式,烹调不精,但青菜新鲜,吃着很可口。一盆米饭放着没人动,我们几个先把大盘里的锅巴抢着盛到碗里,这种地道的锅巴,都市里根本吃不上。农家大嫂会意地笑笑,大概像我们这样的城市老饕她见的多了。不一会儿,大嫂端上一大盘蒸腊肉来,这是湖南饭桌上少不了的。这次,轮到我们会意地浅笑了。自来凤凰,腊肉就没有少吃,这次的腊肉,似乎是最粗糙的,肉片切的厚厚,显然不讲究刀功,而且肉片油汪汪的,肥态毕露。大家的注意力依旧留在那几盘青菜上。然而,这农家腊肉不吃则罢,一吃,竟然是满口的幽香,直冲脑顶!

我立刻意识到,这可是上等的绝品!听说,湖南农家制作腊肉,为了保持鲜味,生猪宰杀后,似乎连血水都不曾洗去,马上切成大块抹上花椒大料,挂在厨房的房梁上,点燃树枝用烟熏制,日久天长才得此味。没想到来到湘西好几日,今天才吃到这种极品的腊肉。吃腊肉,自然还是越肥越好,肥肉经过熏制,香味浓烈,而且入口极为松软。马上,我们也不嫌刀工粗了,也不怕腊肉肥了,除了称赞之外,就是低头吃肉。地道的腊肉就着地道的锅巴,可称天作之合,谷香肉香混杂,初始浸透五内,旋即打动灵魂,精神升华,万念寂空,这境界,千百词章不能形容其一二。

饱啖了湖南腊肉,倚在竹廊下边,解开衣襟迎纳山风,不饮自醉。幽静的烂船洲里,只能听到轻缓的水流声和偶尔的鸟鸣,纵不是仙境,也让人昏昏然。似睡未睡之际,忽忆起当年湖南朋友特意送给我的那块腊肉,不正如今天所尝的滋味么?真是可遇不可求啊。

久违了,久违了。重逢当年美味,隐约间恍若隔世。(图片取自网上)

        寻梦“烂船洲”(新湘西散记D) - 往事随风 -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