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憎恶之托(上)  

2010-05-17 22:02:16|  分类: 纸上的歌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日 ] 松本清张   著

                   往事随风    译

我犯了杀人罪,犯罪的起因在我的供述下,变为了借贷问题,也就是说,是因为先后借给川仓甚太郎的九万日元收不回来所致。警视厅的搜查课长、检查厅检事对此都感到困惑不解。“就为了这么点钱?”他们问。

“在你们看来这些钱也许微不足道,但它对我来说可是一笔巨款。”我振振有词。

  当然,在我和川仓甚太郎的关系或其他方面,警方并未掌握什么证据,所以无法推翻我的供词,只能以此为依据对我进行起诉,并据此作出判决。我在一审便很痛快地服了罪。

也许是因为我犯罪的起因单纯,刑判得比较轻。不过,我决非为了给自己减少刑罚才在供词上避重就轻。实际上,是因为我不愿说出真实情况。认罪者对判决书没有写上的实际动机,大抵会保持沉默,缄口不提。本人就是如此。我想在狱中把没能说出的真实动机写下来,因为当时我无法当着那些简单而又浮浅的臭警察的面谈起它。假若能关在单人牢房里,那么就可以动笔了。我的这份自白书即便被法官看到也没有任何妨碍,让他知道知道世上有多少犯罪隐蔽在判决书上的“无动机”后面,也是蛮好的嘛。

 认识佐山都贵子,还是两年以前未犯罪时的事情。我们是通过朋友的介绍相识的,至于那些经过实在没有必要在这赘述,只需记住,我是某公司二十八岁的职员;她是某官厅的女办事员就可以啦。

 我同佐山都贵子常常在一起喝茶,有时也去看看电影,还经常以电车拥挤啦需要等车啦为理由在街头散步。

    虽然她不属于那种大美人,漂亮得令街头的男人们驻足凝视,但仍是一个理想的女孩子。你只要与她接触,上就能从她那明朗的面容上,感知到伊的心灵有一种纯而又纯朴而又朴的美。我对她渐渐有了好感,她也从不拒绝我在电话上的邀请,正是由于这种交往,使我确信她对我也抱有那种“意思”。但我不曾向都贵子吐露过爱慕之情,我知道她对此很清楚,而且十分为难故而我不能贸然行事。这事就跟海绵似的包含着各式各样的发展可能。我必须谨慎地维持现状,让我们之间的交往更为愉快。

    这种现状持续了不过半年便打破了,那是由于佐山都贵子给我看的一封信引起的。

    一个傍晚,象往常一样我们在茶馆里相会。喝茶的时候 她放下喝了一半的咖啡,独自笑了:

    “哎哎,给你看样好东西吧。”说着她打开黑色的小提包,取出了那封信。

    “这是什么?”

    “念念你就知道啦。”她满眼带笑。

    信封上落的是女人的名字,但打开信一念,才发现是个男人写的。信的文笔和书写都不怎么样。信中说道:上次见面,你穿的可真漂亮,而你的性格更让人着迷。希望你本周六下午六点钟能到信浓町站来,为了见到你的身影,我愿等一个小时甚至两个小时。

    我把信装好还给了她,承受着心灵上的重大打击,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流于形色。“是你的情人?”我干哑着嗓音问,周围的人和声音一下子都变得很远很远。

    “不,要是那种关系,就不来见你啦。”她不住声地笑着说:“只是受了人家一点小小的恩惠。他已经有了家室,见异思迁罢了。这人真没治,最近寄来三四封信了。”

    听她的口气带有嘲讽,我方感到一块石头落了地。

    “可是,你收到信后,也找过他一两次吧?”

    “嗯,没办法呀,情理上总得说的过去。再说,我们不过是在神宫外苑一块走走。”她注意着我回答:“今天特意叫你看看这封信,你说我还去见他吗?”

    我将杯中残余的咖啡一饮而尽,索然无味,指尖好象有点发抖。一封情书,打破了平静。她说的是真话,我想象着夜色下面,她和那个什么男人并肩徜徉在外苑的情景,胸中旋起燥热的风暴, 我要把这感情化作行动。

    离开茶馆,我们边走边聊。

    “今天这封信对我是个打击。”我仰视着天空。

    “啊,怎么啦?”都贵子在旁边转过头来。尽管她的语气显得很惊讶,但她应该知道这是为什么。

    “反正,打击就是打击。我现在不想回家,请陪我一块去看电影吧。”我带有强迫性地说。她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地跟着我走了。看来,她心里什么都明白。

    都贵子垂下眼帘的这副样子令我感到十分满足。不能犹豫了,要试探试探她的真心!从长时间恬静愉悦的交往中急剧膨胀起来的强烈欲望,促使我下决心采取行动。嫉妒和信心一旦交汇,我胸中燃起了一团火焰。看电影时,我意识到她的手就在身旁,阵阵心跳无法抑制,屏住呼吸我把手伸了过去。可是,就在我的指尖接触到的一刹那,她的手一下子不见了,消失得如此迅疾。失望和羞耻搞得我连电影的画面也看不清楚了。

    电影散场后,我送都贵子回家,在车上机会又来了,这机会再度鼓舞了我的勇气。以往,也曾有过几次“亲热”一下的想法,但都因故未能付诸行动。今晚不同了,决不能再克制啦。我把心一横,又一次伸出手去。她猛地把手躲到膝部,随后又在座位上挪动了一下,分明听到轻轻的一声“讨厌”。我坐在司机的背后,锐气全消,不敢再做尝试。值得慰籍的是,从侧面看上去,她的唇边尚泛着一点点微笑,给我留下了些许微弱的希望。

憎恶之托(上) - 往事随风 -

                                                                                                          (往事随风  摄)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