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菜刀 ③  

2010-07-15 16:29:33|  分类: 纸上的歌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多久,大荣和老胡又来串门。平日来都是骑着一辆自行车,老胡蹬车,大荣做“二等”,俩人加起来也每多大分量,老胡又有把子力气,所以上了车就嗖嗖嗖地很快就能到我家。这一次,车后架子上带着一块大石头,他们只好“骑兵”改作“步兵”,一路好生照料着这块大石。进了家门,两口子顾不上满身汗水,先把石头安顿在南墙根下。

这块红褐色石头粗粗拉拉的,看着就让人诧异。大荣介绍:这不是山沟子里的石头,是打磨刀具的砂轮,坏了以后就放在厂子里没用了,老胡看你们家磨刀石不好用,就弄下块砂轮来给你们磨刀用。老胡去厨房找来了“小刀”和水瓶,就在墙根下开始磨刀,见我凑在跟前看热闹,母亲便说:行了,你跟你胡大哥学着点儿,以后家里磨刀就是你的活儿了。老胡蹲下来,像是在跟我说,又像是自语:这刀得磨,不能光使不磨。磨刀之前,他先把小刀端详几下,又咪起了眼睛端详刀刃:你看,你看,要不怎么就刀钝了呢,刃都平了。顺着老胡的眼睛看过去,我什么也没瞧出来。老胡侧开身子让我看刀刃:你看你看,这不是嘛,这里,还有这里,发白色的地方就是(老胡把“色”念成“shai”)!我再细看,果然在刀口的刃上,能看出三几处“白shai”。验明正身之后,老胡不再说话,蹭蹭蹭蹭,紧三下慢三下地磨开了,看看磨得差不多,他又磨小刀了另一面。磨刀数遍,老胡再次端详刀刃,嗯,这下差不多了。在老胡的指点下,我又把刀身正立,眯起眼睛察看刀刃,刃口上没有了“白色”,笔直笔直的一条细细的黑线。老胡感到满意了,才和我说:看见没有,磨成这样才算到家了。

母亲那边称赞小刀磨得好,一边早把香茶端上去。我在厨房洗好了菜刀,就想,小刀究竟有多块?顺手拿起一根剥好的大葱放在案板上,刚把小刀朝着大葱那么一比划,似切未切之际,就听得轻轻的一声“呲”,像是自动的样子,小刀就浅浅地“吃”住葱白,那是小刀依靠自重的力量所为。好刀,真是好刀,书里所说的能“削铁如泥”、“吹毛断发”的宝刀我没见过,但我家这把小刀,在厨房系列里,也算是一把宝刀啦。

自从有了大磨刀石,我也变得爱磨刀了,不仅把小刀磨得飞快,家里原来的大刀也给磨得十分好使。就有邻居吴阿姨拿着她家的菜刀找到母亲:听说你家小弟会磨刀剪,帮忙把我家菜刀磨磨好吧?这有何难?我接过菜刀蹲在磨刀石前,先拿起水盂把石头和菜刀浇湿,就拉开架势一来一往干起来。没想磨了半天,水盂的水都用去大半,拿手指拇肚划了划刀刃,没觉得有多少效果,我在菜刀直立起来查看,不由吸了一口凉气,这刀已经根本磨不快了。吴阿姨有个习惯不好,菜刀使钝了,不知道拿取磨,随便找个缸沿、碗底,看着粗粝的地方蹭几下,这一来菜刀当时是锋快了一些,但蹭是次数多了,刀刃处就变成了“枣核”状,最终变得没法使用。吴阿姨是上海人,人很好,却至今还是单身,以前在上海给一资本家当保姆,烧得一手好饭菜,凭借这身本领如今跑到北京,照样很受欢迎。可是,她不懂磨刀术,以至于她家这把上好的菜刀,几乎成了废物。吴阿姨还是千恩万谢地走了,但我知道别看这次费力不小,她的菜刀并没有什么改观。几天以后,吴阿姨又来了,这次她不要我磨刀,而是借刀,她要借菜刀白条鹅。我马上将大刀递过去,吴阿姨很客气,也是多年来在人家做保姆养成的习惯,很懂得分寸,见我家的大刀包铜裹银的挺上档次,不好意思借用,便说:我看用这个小刀就蛮好。她哪里知道我这儿已经大惊失色,坚持把大刀借给她。一番相互推让后,吴阿姨带着一点狐疑,拿着大菜刀走了。 

(待续)

菜刀 ③ - 往事随风 -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