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菜刀 ④  

2010-07-17 12:45:52|  分类: 纸上的歌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寒来暑往,日子过得也快。风波连天,疾雷震撼,这两年世上多少大事发生,全是想都想不到的,破四旧啦,抓走资派啦,荡涤一切牛鬼蛇神,荡涤得连胡同里连“磨剪子抢菜刀”的吹喇叭声都听不到了。我觉得自己听幸运的,我家有磨刀石,两把菜刀总是磨得雪亮,万事不求人的甜头,很受用的。

大荣和老胡来了,他们好久没有过来,近来政治风声很紧,平日来我家的人也越来越少,没什么人还有串门的兴致,里院的吴阿姨都不张罗着过来磨刀了,街道里有传说,吴阿姨原来不是劳动人民,而是上海一资本家的姨太太,气得她寻死觅活。一切都乱哄哄的。父亲、母亲见有人来,自然非常高兴。大家一眼就看见老胡胳膊上缠着大红臂章:工人宣传队!红得耀眼。父亲很想听听外面的消息,如今“工宣队”又大红大紫,很希望老胡能带来一些可靠的消息和“精神”。母亲把茶水端来,老胡并不接茶,只是昂首上座大口吸烟,我发现老胡的大红臂章穿在他身上,有点儿不协调,半个衣袖都被遮掩。父亲让老胡说说他所知道的外面的情况,他吭哧吭哧地说不出什么子丑寅卯,“这不是上面说了嘛,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我们就是要占领一切”父亲让他再说具体一点儿,老胡想了想:“对啊,我们工人是领导阶级啊,我们就是要占领上层建筑,占领文化领域嘛。”老胡只是反复地说这些,他是在强调这些还是他别的不会说,就知道说这么两句话?串门聊天突然没有了半点趣味,宾主都有点尴尬。大荣也显得不知道说点儿什么好,坐了一会儿老胡起身要走,母亲让他喝口茶水再走,老胡说不了,还有事情,随后领了大荣走了。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到大荣和老胡。

(多年后,我想起那时场景,突然觉得大荣和老胡此番前来,也可能是天来他们是特意告辞来的。那时候父亲虽然没算在走资派的行列,但“靠边站”的地位,已经不适合再与工人阶级为伍。当然,这也只是个猜测。)

随着政治运动不断地深化,市面上的商品也在逐渐减少。菜站里的蔬菜,时有时无,能赶上卖新鲜蔬菜那是你的福气,赶不上的时候,你也只对着那些干巴土豆发呆。鱼肉店里的黄花鱼越来越小,带鱼越来越细,到后来干脆就没了踪影,只有带鱼干儿挺在货架上。萧条经济是明摆着的,好在我年轻,少年不识愁滋味,总觉得生活非常美好,只是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儿,无处发散。家里交给我的差事磨刀,变得越来越容易,特别是小刀,每次磨刀,不出几下小刀就可磨好,霜刃寒光,特别好看。还得干点儿什么才好。

记得是先学会了收拾鱼,后来学会了收拾鸡。收拾鱼简单一点,收拾鸡就复杂一些,弄不好刀光血影,一地的鸡毛。也不想多去描写“杀戮”事,不说也罢。想要的是,收拾鸡鸭之际,我用刀时总格外小心,生怕坏了我家拿把“小刀”,砍杀时从不使用蛮力。每当分解鸡鸭,必定先割裂它的关节表皮,然后反关节折断,最后下刀分开,这样不仅省力气,还很省刀。当年我一远房表格在农村劳动,在大田里劳做,总要把裤腿高高绾起,哪怕被庄稼划出无数的大小血道子,也决不放下裤腿。有人问他这是做什么,我那表哥粲然一笑:腿被划破了,还能长上,要是裤子别划破了就长不上咧。同样道理,我的小刀也不能被用坏了,一旦毁坏,以后到哪儿找这么好的小菜刀呢? 

   (待续)

菜刀 4 - 往事随风 -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