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夜航(下)  

2010-10-11 21:18:44|  分类: 作家、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渔舟轻轻向江心摇出,东方云幕已被初日染红,因逆水,渔夫使劲地摇船前行,船儿却不紧不慢地走着。行不多时,江心变得狭窄,浅滩也多了。江水弯曲在两岸高山峡谷里,青翠而雄峻的石壁历历在目,它们重叠连绵犹如碧玉屏障,教人猜不出前方还有何景致,有时一座青峰拦路,相似江水到头,及至船到跟前,随江水一转,又有一派新鲜风景出现,颇似仙境转换,妙不可言,古人管这叫做“走岚翠”。郁达夫坐在船头一口一口地喝着酒,不住地问船家这是什么山,那时什么港,一是惊叹有时称颂,直到他问累了。天刚过午,郁达夫走上水边一家酒楼,正碰上几位数年不见的朋友,大家聚在一桌边饮边谈。然而这几个人已经是为官作宦的人了,虽高谈阔论,却全不是发自肺腑,郁达夫与他们话不投机,酒喝得也少。不一会儿,他便与这些旧人匆匆作别,登舟而去。

“先生,钓台就在前面,你醒醒吧,好上山烧饭吃去。”郁达夫被船家唤醒,擦擦眼睛,但见四面的天光水色又变,周围山包得更紧,水也浅了几分,而且看不到一个人影。船行到这里桨声也慢下来,咕地一声后,半天才传来幽幽的回声,郁达夫感到一种太古般的寂灭。前边的钓台山上,有两个大“石垒”,那便是古钓台了,钓台分作东、西两台,上有歪斜的亭子,山腰到那座祠堂只露些废垣短瓦。一切尽在奇峰、翠嶂的包围之中,没有人迹,没有炊烟,连飞鸟也难得见到。这是太阳隐入云层,钓台一代显得有点阴森。

船夫把舟靠了山脚,系好后背着食物前行,郁达夫紧随后头,心里有点莫名的紧张。好在一路他和船夫混熟,此刻还有个伙伴。

“先生,你说这个严子陵胆子也真大,虽说他和皇上是小时候的同学,可要是别人,也不敢对皇帝这么无礼啊。”

“是啊”郁达夫漫应着。他知道船家说的“无礼”,是指严子陵在宫里和汉光武帝刘秀共卧龙床叙旧,严氏疏狂随便,竟将一条腿压在刘秀身上那段事。郁达夫随口吟诵范仲淹称颂严子陵的名句:“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船家听不怎么明白,以为是郁达夫在作诗,连连夸赞:“先生好诗,先生好诗。”郁达夫哑然失笑,心情为之一宽。待船家把食物放好,他们顺着断碑乱石开始爬钓台。山腰筑着两个钓台,称作东岩台、西岩台,各高二、三百尺,两台相隔百余步,中间是一条深谷。两台面临着风景秀丽的富春江,颇似人间仙境,故又“严陵山水甲天下”的美誉。郁达夫先上东台,回首来路,可见到小巧的人家,只是景色稍觉一般,等到上了西台,那幽谷清景就绝对不像是在人间了。郁达夫心中赞叹,竟一时不能搜出好句子来,两眼只顾贪婪地观望面前典型的东方之美。

从钓台下来,郁达夫在祠堂西院的客厅坐下,与严子陵的不知第几代裔孙闲聊了几句年成水旱之类的应景话,那严氏后裔又习惯性地把话扯到先祖,也无非说他先祖本是余姚人,乃东汉名士,与汉光武帝有同窗之宜,但他无意做官,终生隐居富阳山中,垂钓自娱,其高风亮节世人敬仰。看来也是说熟了的套话,郁达夫本想说,君家先祖未必绝对不肯仕进,否则何必去见刘秀,但严先生是聪明人,见刘秀废郭后及太子疆,自会想到糟糠之妻尚且如此,况贫贱之交乎?所以他原理庙堂寄情山水,无疑是个条明智的退身路。至于由此名声大噪,怕也出乎他自己的意料。可是郁达夫转念有一想,不说也罢,便没作声。

严氏裔孙把饭菜烧好,郁达夫饱餐一顿酒肉。半醉着,他来到东面供着严先生神像的龛前,略作瞻仰后,环视西面的破壁,见翠墨淋漓,竟多是写过路高官所题的俗笔。最后到了南面的一块白墙头上,却看到去世不久的同乡夏灵峰的题诗。夏先生虽为前清遗老,顽固自尊,但郁达夫很佩服他的铮铮铁骨。现在看到夏公遗墨,郁达夫不禁太息良久:灵峰先生,至此,郁达夫断了游兴。这时船家在院门高声催促:“先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江风一吹,酒力攻心,郁达夫踩着碎石走了好久,才晃到山脚。搀他的船家面有难色:“先生,太阳落山了,你要是走不惯夜路,就回祠堂歇息?”郁达夫抬头一看,天已全黑,微微一笑:“好,好,就坐夜船回去。老大你也乏了,今夜不用划桨,咱们顺流漂下去,如何?”

“那要漂到几时?”

“漂到几时算几时嘛。放心好了,不会耽误你的活计的。”说着,郁达夫把兜里所有剩下的钱币全掏出来,塞了船家满满一把“这些可够?”

船家大喜,连连称谢“够了,够了,够我们干一个月的了。”他扶郁达夫上了船,随后解开缆绳,再轻轻一跳便跳到船上。小船只些微有点晃动,郁达夫不由暗叹“好身手!”

 “先生,我们就漂啦啊。先生只管进舱安睡,我在这江上往来二十多年了,有我掌船,保险无事。”

半醉的达夫忽地鼻子一酸,没想到船家竟是世上难寻的知音哩,我正想枕着江水飘入梦中,好看看今夜究竟能会到桐君,还是严子陵。内心孤寂的郁达夫止住泪水,矮下身钻入船舱,重新开始了孤独的旅程。

夜航(下) - 往事随风 -

                                                                                    ( 结 束 )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