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夜航(上)  

2010-10-08 21:18:42|  分类: 作家、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个穿草鞋的轿夫一前一后抬着乘竹轿,行走在乡间路上。郁达夫坐在轿子上面想着心事,掩在在茶晶眼睛后的一双眼,看不出目瞪口呆出是睁着还是合着。他这次单独回到家乡,是为了给祖母上坟的。郁达夫原本最不喜欢坐轿的,只因身子近来有点不适,且随身带了祭品,所以雇乘轿子以省脚力。但让别人抬着他赶路,他心里总觉别扭。每回坐在轿上,郁达夫在总要跟抬轿者东扯西扯地闲聊,他以为这样可以减轻一点轿夫的劳累,自己心里也安稳些。可是这次他偏偏逢上了不爱说话的一对轿夫,郁达夫就只好缄口了。

郁达夫穿的是质地细软的白色纺绸衣裤,袖口、裤角都挺肥大,脚下蹬的是一双暗红色网眼牛皮凉鞋,收执一柄白纸折扇。他在扇面上题了首旧日诗作“廿载江河未立名,学书学剑总难成。天津跳上鹃啼日,痛苦长沙陋贾生”。其实今日的郁达夫,与往昔很不相同了,作为声震文坛的大作家,自《沉沦》之后,又写出许多优秀作品,一篇篇新小说不断地扩大他的读者群。他在建设新文艺理论上有卓越功勋,如在中国首次提出文学的阶级性,提倡大众文艺特别是农民文艺等等,已经触动了当局的神经,他还系统地介绍欧美文学理论专著,为中国文学的发展作出不小的贡献。当初他为之痛哭的《创造》季刊,后被事实证明在中国文化界有着不可低估的价值。果然,《创造》与鲁迅的《语丝》、文学研究会的《小说月报》等刊物,清扫了旧中国的文坛,把曾将文坛弄得无烟瘴气的文化垃圾驱到了社会的角落里去。创造社同人的誓言“我们要以创造者的姿态,努力创造个光明的世界!”并非一句空话。不久前郁达夫在北京与鲁迅先生又有了接触,两人很是投机,郁达夫隐约感到,今后会有更大的作为。

现在的郁达夫与过去比真是不同。他在也会上有广泛的读者,身边常有一群文学青年追随。书局里有他的版税,学府里还领着教授的薪水。常人看来,郁达夫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什么都有了,名利双收,还有何缺憾?可是在郁达夫心里,他还是他,能有多大改变?他的心中依旧那样的凄苦、孤独,一个不停顿地追寻、求索的灵魂,未得到片刻休息,些许慰藉改变不了悲凉依旧,孤独如前的的心境,就连那仿佛是与生俱来的自卑心理,也还是那样的沉重,并未因身外的变化而减掉丝毫。方才在路上遇到幼时的朋友,多年的隔膜也让他心生悲哀。

    “阿根,阿根”郁达夫兴奋地从轿上跳下:“还认得我吗?”

那个名叫阿根的人和郁达夫自小常在江边玩耍,如今早承袭了父业,变做一荷锄“老农”。是操劳的岁月让阿根早生华发,满脸皱纹,看上去比郁达夫要老十多岁。久别重逢,郁达夫激动得想近前握住阿根那双粗黑的大手,然而他马上发现对方在尽量和自己必持距离:

    “啊,郁先生,回,回来啦?”

阿根双目无神,微动嘴唇喃喃应道,头已低下。 郁达夫大为失落,异样之感弄得他简直以为天底万物都走形变样。告别阿根后郁达夫继续赶路,心头不免涌动起萧索凄凉之情,真是岁月无情知音难觅,连幼年的朋友都躲开我,多可怜的人生哟。

 次日,郁达夫起得很晚,只好把午饭当作早饭吃。昨日在祖母坟前哭得过于伤心,以致现在他还觉得心口结了块疙瘩。饭后,他便出了富阳城在城郊田舍附近散心。正无聊,阡陌间走来一中年村妇,近前一看,这不是翠花吗?早就听说她现在已经是三个(也许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了,所以郁达夫对粗头糙面的翠花也不感意外。翠花也认出达夫,未等达夫张口,她便喊了声:“荫生”。郁达夫边答应边快走几步上前,上下打量。她除了显老外与别的家妇没有什么区别,腰间系着粗布围裙,蓝花手巾扎在头。看到翠花鬓间插了朵小白花,郁达夫一颤:

 “给谁戴孝?”

 “还有谁,大家的呗”翠花一脸木然。

 “那你和孩子们一定吃了不少苦啰。”

 翠花的眼圈马上红了。郁达夫后悔失言,连连好言劝慰,翠花只是轻轻叹气,不再搭腔。

 “翠花姐有什么困难,尽管去找我们,千万要说话。”

 “总能过去的。荫生,你出家在外这么多年,要比我们难哩,瞧你这么瘦,可得注意身子。”彼此都是大人了,可翠花依旧用从前的样子来关心“三少爷”。郁达夫心里阵阵难受,他伸手探兜想拿点钱交给翠花,可兜囊中只有几个碎钱,又怎么拿得出手?急得郁达夫想跺脚,哎,哎,回头再说吧。

 二人道别,郁达夫才走几步,又听翠花在身后唤他。翠花走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从布裙袋了摸出一个烤白芋,放到郁达夫手中。郁达夫微笑着接过白芋,两眼却噙泪花。他明白,在翠花眼里,他永远是早年那个五六岁的矮瘦矮瘦的男孩。

 回到家中,郁达夫的愁烦难解,睡不着歇不下。忽然,他想到富春江上游桐庐的桐君山和芦茨的严子陵钓台,那本是闻名遐迩的风景名胜,只因近在咫尺,自以为几时想去就可以去,反而至今不曾到过。何不趁此时出去看看,也省得在家这么憋闷。于是,郁达夫向母亲打过招呼,也不顾天色将晚,趁着阴晴欲雨的养花天,奔向了码头。

       

夜航(上) - 往事随风 -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