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送狗记(4)  

2011-10-11 09:47:08|  分类: 纸上的歌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上错车?!我一时没有了反应,到底怎么回事。

  别问那么多了,你上的不是蔡师傅的车,那车也不去柴沟堡。

  居然会是这样?正要问她“计将安出”,妻说:你现在马上找个地方下车等着,我已经和蔡师傅说好了,你就在路上等他的车。

  说完,她把蔡师傅的手机号发给了我。事不宜迟,我立刻走到车前和司机和售票员说明情况,要求下车。司机只顾开车,售票员开腔,不行啦不能停车。

怎么不能停呢,刚才能停现在不能停吗。我说:刚才我问你是不是柴沟堡的车,你说是。

不行,停不了。

想来是“收费”的问题,车费的事好办,但我想下车。事情马上有了转圜,我正要去拿纸箱,司机又说,不行,还是下不了车,后面有辆警车跟着呢。那怎么办呢,我到底在哪儿下车呢,万一蔡师傅的车超过了我们,就麻烦啦,开往柴沟堡的车一天只发一趟啊。我掏出手机和蔡师傅取得联系,又把手机交给司机,让两边商量,他们的口音重我也听不太懂,由他们定夺好了。他们就说了一个什么地点让我下车。听说蔡的车肯定不会马上过来,我心里才算踏实,又回过头来和售票员说车费,售票员看到我拿的二十元钱一张的钞票,伸手抄到手里:

回座上等着吧。

好一阵忙乱,坐上车时的好心情早已荡然无存。临上车的时候是问过了的,是不是柴沟堡蔡师傅的车,等上了车找到座儿,又不认账,岂有此理。想了想售票员只顾拉座,哪管你那些呢,反正挖到篮子里就是菜。这都什么行为这都?说他连骗带抢也不为过分。算了,只要我和小六平安抵达怀安,就也可以了,何况,我也不算“干净”,自己不是也悄悄地匿藏六六嘛?现在已经不在乎那辆警车是否还在,“我们的”车朝着指定的地点开去,过了收费站,司机把车停靠一边,售票员高声喝道:

下去吧!快着点儿!

我拎着纸箱忙不迭地下了车,刺眼的阳光和瞬间没有了空调凉爽的燥热,教人不知所以。司机师傅临走还说了句什么,大概是叮嘱车号之类就走了,我一点没记住。这儿是什么地方,看了看收费站上的大字“康庄”,难道我和小六就这样地迈上了康庄大道么?天热了,我带着纸箱子站在无遮挡的地方,正没着没落地,一头戴壳帽臂缠红箍的工作人员过来驱逐:

不能在这儿,去上那儿呆着去。

我挪了挪地方。

不成,走往里边去。

我又挪了挪,他还不答应,不成不成,往里去。

还往里?这儿就已经够熏人的了,再往里?看着里面那一地的尿痕、果皮、烟头,实在让人发呕,我不满了,这里是公路还是公厕,多脏啊让人怎么能待!大壳帽顿时绵软起来,这个我不知道,我是头天才来的。说着他就走了。

嗯,折腾了这半天,也该看看六六怎么样了,我用手指敲了敲纸箱,没有动静,它没有事情吧?给它留的气孔少不少呢。我用手指抠纸箱,虽然这不容易,手指头还挺疼的,但还是抠出一口孔来,不行,还很不够啊。正想抠第二,就发现纸箱里的另一头在动唤,干嘛这是,小六你要干嘛。小六好像是转了个身,把鼻子尖顶在我新抠的气孔,一下,两下,三下,噗地一声六六的鼻尖从气口伸出来。啊坏啦,六六要造反,我赶忙用手抵住它的鼻头把它往回送,没有用处的,就在我们一来一往的较量中,六六的小脑袋探了出来,使劲地看着外面世界。就在没有了任何办法的时候,六六把上半个身子钻出纸箱,然后是整个身体都完成了跨越式的动作,打了一个响鼻,又使劲地晃动只耳朵,啪啦啪啦地山响,拴它的狗链居然把它变戏法般地褪在纸箱里边。真是大胆!突然,我像疯狗一样抓住小六,把它往纸箱里装,也不怕它咬我的手。装是装回去了,可纸箱已经破烂不堪,根本没有关押六六的作用。

没有办法,先找出狗链子吧,就在这当口小六噌地一下蹿走,朝收费站口跑去,此时好几个收费口都有汽车出入,它真是疯啦。急得我两腿发软,追是追不上的,只能使劲所有的气力大喊一声:

小六站住!

六六站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