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东吴笔记之五 蒌蒿  

2012-04-11 15:18:00|  分类: 纸上的歌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轼《惠崇春江晓景》“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与河豚欲上时。”年轻时候就熟知的诗句,然而我在北京究竟吃过蒌蒿没有?直到今天还很含糊。这次南京之行,不仅吃了蒌蒿,还大吃特吃,一日三餐,午餐晚餐都是要必备点的菜蔬。阳历的二月底三月初,有些青菜还没有长出,在餐馆点菜,有枸杞头吗?没有,那就要蒌蒿,有马兰头吗?没有,那来蒌蒿吧。人说现在蒌蒿可以在蔬菜棚大量养植,大概是这样吧,真是造福人间。

蒌蒿,《诗经》里的“呦呦鹿鸣,食野之蒿”,就是蒌蒿吧?查《汉语词典》“菊科艾属多年草生,茎高四五尺,叶互生羽状深裂,花褐色,茎可食。”说得也不差,“茎高四五尺”让我疑惑,大概是旧时的尺子无疑。查《现代汉语词典》,也没有让我满意的结果,连能不能食用都没提,只是最后说了句“叶子可以做艾的代用品”。《本草纲目.全图附方》里有“青蒿”、“黄花蒿”、“白蒿”、“角蒿”、“莴蒿”、“马先蒿”“牡蒿”之类,也都是些蒿艾茵陈之类的草药,别说吃,就是在田地里闻闻也能知道, “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熏”,大概只有白蒿是可以入菜的吧,因为蒌蒿的气味是那么重的,而且还有股说不上来的清香。

炒蒌蒿的做法很多,腊肉炒蒌蒿绝对的好吃法,朋友说的“鄱阳湖的草,南昌人的宝”,指的就是炒蒌蒿。蒌蒿炒干丝也是极的好吃法。而纯粹的素炒,常见的也有两种做法,餐馆的服务员会问“是清炒还是蒜茸?”,我们当然要清炒的,不能用大蒜的气味影响了蒌蒿与生俱来的香气。在我看来就简单地炒蒌蒿就很好,可是钱钟书的《宋诗选注》释读《惠崇春江晓景》时说,“宋代烹饪以蒌蒿、芦芽和河豚同煮,因此苏轼看见蒌蒿、芦芽就想到了河豚。”我没吃过河豚,不晓得河豚的滋味,更不晓得蒌蒿、芦芽和河豚同煮的滋味,大概是很鲜美吧。在南京餐馆有回吃清炒蒌蒿,邻桌那边要了一个火锅,肉片里面煮了不少蒌蒿,得油腻哄哄的,很不喜欢,也许他们没有领会宋人的饮食旨趣。据说蒌蒿还有一个功效,能解河豚剧毒,唐杨晔《膳夫经手录》“(河豚)有大毒,中毒即死,灌蒌蒿汁即复苏”,看来有一定根据,《本草纲目.全图附方》也说白蒿有“利膈开胃,杀河豚鱼毒”的功效。

南京菜市里,蔬菜非常丰富,蒌蒿是重要的一个品种,和鸡毛菜、小青椒等并列在菜筐。在我的个人感受而言,蒌蒿是吃不腻烦的,不论作为主菜还是副菜,都不可或缺。说常吃蒌蒿,可令耳目聪明,补中益气,只可惜我只能在南京逗留数天,纵令这两天餐餐吃蒌蒿,仍觉“浅尝辄止”。

东吴笔记之五   蒌蒿 - 往事随风 -
 
东吴笔记之五   蒌蒿 - 往事随风 -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