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我读孙犁(上)  

2013-10-05 11:28:18|  分类: 作家、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是步入中年的时候,我忽地发现自己的阅读兴趣在不知不觉间起了很大的变化,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么地喜欢深刻的东西?看《卡拉玛佐夫兄弟》,可以激动好几天,巴尔扎克、狄更斯的作品,重读起来,又感到了全新的意味。后来,有一阵甚至走上极端,认为除了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其他一概可以不看。

认识上的变化,起一点点偏颇本也没有什么,只要继续学习思考,走偏的步子多半还是能够拉回来。只是当时免不了地要对过去所阅读的作品开始重新定位,对过去所知道的作家开始重新评估。轻狂当中在心目中“刷”下去的作家作品可真不算少,说得玄乎一点那简直是场大清洗。有意思的是清洗来清洗去的,却不能在心里清洗掉孙犁的作品,无论如何也清洗不了的,难道在偏激的心情之下还存有一点点清醒和冷静?我不知道,但孙犁,摇撼不得。

也曾再思,孙犁的成熟期的作品,多多少少的总是有点“歌颂”吧?如何就与其他的那些歌颂作品不同呢?这是当时没有想明白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对孙犁的更多的关注,随着偏颇的思路的重新整理,我还是明白了,孙犁确实是无法清洗掉的,只要是真正地阅读,你就会喜欢上他的作品。

 

        实在太美

孙犁的东西,实在太美,这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因为他给你的美,铭刻五内。孙犁作品所蕴含的美,不是偷天妙手的涂抹,也不是文人骚客的吟咏,更不是名流雅士的世外桃花。这美,素淡得几乎不能再素淡,就像是天厨高手调制的清汤,仅仅比清水浓那么一点,就这么一点,便能让人清楚地感到,这不是用来解渴而是用来“解馋”的。好汤,不会让人有喝多了的感觉,反而会越喝越能欣赏到其中的幽香,至美,也是如此,掩卷后,回味的时间远比阅读的时间为多。

好像孙犁写什么都务求其美,这大概和他童年时代喜欢绘画有些关系,而且他在年幼的时候,也接触了大量的民间美术、戏曲故事,这都应认为是他在很早就打下的艺术童子功。不错,他后来在接触文学作品的时候,特别喜欢普希金、果戈理、高尔基和梅里美的短篇小说,这些文学大师的浪漫主义气息对孙犁的短篇小说创作,不能说没有影响,确实孙犁的小说创作,有着诗歌般的情调。但我以为,孙犁的文字之美,主要还是汲取了童年的故乡的营养,因此具有华北大平原般的宁静,滹沱河水般的舒缓,全无城市的中心感,更没有商埠的浮华气。一切的美感,都来得那么轻盈,来的那么纯朴。孙犁作品中的美,明快轻灵,画意盎然。并且,初看时,画幅往往并不算大,但画心里的内容,意境幽远,常常让人跟随的那意境走出很远。

“这女人编着席。不久在她的身子下面,就编成了一大片。她象坐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也象坐在一片洁白的云彩上。她有时望望淀里,淀里也是一片银白世界。水面笼起一层薄薄透明的雾,风吹过来,带着新鲜的荷叶荷花香。”(《荷花淀》)

一层薄薄的雾,把我们眼前的银白色的世界,装饰得若隐若现,景深悠远游移,一阵风儿,又把新鲜的荷叶荷花的香气,送到我们跟前,那画中深密的地方,究竟离我们有多么远,这里有足够的空间进行设想。

从孙犁的构图上,也能看到西洋绘画技巧的透视效果,但更主要的风格,我觉得还是像我国传统的民俗绘画,多角度多侧面地同时呈现。

孙犁说,他喜爱他的抗日小说,“因为它们是时代、个人的完美真是的结合”。孙犁完全有理由这样说,把时代和个人命运紧密结合,是那个年代的人惯常的共识,也是那时历史环境的必然规定。于是孙犁开笔时代,搁笔个人,回荡在胸中的文思,也总是维系着这两端,真的在做着完好的结合:

“野外起了风,摇撼着场地边的一排柳树,柳树知道,狂风中已经有了春天的消息,地心的春天的温暖,已经拥到了它身上来,春天的浆液,已经在它的嫩枝里涨满。就象平原妇女的身体里,激荡着新的战斗的血液一样。”(《风云初记》)。

着墨不多,着意不浅。孙犁总是以他的一贯的平淡风格,行笔于纸上。与浅显平常中见功夫,所表现出的美感,往往更加隽永。孙犁作品在经历过烽火年代的洗礼、红色年代的考验、疯狂年代的催折之后,依旧以它的顽强的生命力,受到今天的读者的关注和欢迎,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则是作品所具有的极高的审美价值。

“言之无文,行而不远”。这个写作的道理是谁都懂得的,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多少艳丽奇异的“锦绣文章”,已经无法统计,遗憾的是,这些言之有文的文字,也没能经受住时间的冲刷。孙犁意识到“文学艺术的规律无情”,自觉地避免着“昙花一现”。我不知道,他在不卖弄文字和写作时反复地推敲的夹缝中,究竟是怎样地达到了率性行笔的自由,我只知道,孙犁创作所传达出来的美感,有很多都达到了永恒的地步。

孙犁懂得美,也懂得歌颂美。他认为:“美永远是有内容的,有根据的,有思想的。”孙犁有理由去尽情歌颂。

我读孙犁(上) - 往事岂能随风去 -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