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我读孙犁(下)  

2013-10-06 09:52:36|  分类: 作家、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当生活

孙犁不仅创作了许多文学作品  ,也写下不少文艺理论文章,实际上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即孙犁的文学活动刚刚开始的时候,他就比较偏重于理论的学习和研究。通观孙犁的文艺思想,其中有一条贯穿他的始终,就是不断地强调生活对文学创作的重要性。

作为一个相当忠于现实的作家,孙犁在写作中自觉不自觉地练就出白描的功夫,这本是非常自然的事情,这在他之前之后都有很多人这样做了,而且做得也很不错。不过同样都是白描,孙犁绘制出来的作品和别人的总是不同,这除了他独特的艺术气质艺术感受之外,也说明他在挖掘生活积累的素材方面,有他的独特的剪裁功夫。孙犁喜欢用作品来表达个人的思想感情,厌恶口号式的宣传,所以他对于生活素材的利用,就要格外地下功夫。

上实际五十年代之初,有人对孙犁作品提出批判性的意见,认为他的创作里面,有明显的不健康倾向,不少地方把正面人物的情感庸俗化。这种过于偏激过于正统的意见,显然对孙犁作品有失公允,同时也孙犁创作的不理解和误读。导致这样的批判出现,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也有着历史的必然性,现在也可不去管他。不过,这个现象也从侧面说明一点,便是孙犁在创作上的剪裁功夫,实在独到,在当时难免有人会感到他的创作已经脱离了世俗的规范。孙犁对生活素材的发掘和剪裁,不妨借用他自己的文字来形容,颇象是天空中“新出来的,弯弯下垂的月亮”,看上去是那么地奇特,那么地舒服。

“......她轻轻的跳上冰床子后尾,象一只雨后的蜻蜓爬上草叶。轻轻用竿子向后一点,冰床子前进了。.......小小的冰床象离开了强弩的箭,摧起的冰屑,在它前面打起团团的旋花。前面有一条窄窄的水沟,水在冰缝里汹汹的流,她只说了一声‘小心’,两脚轻轻的一用劲,冰床就象受了惊的小蛇一样,抬起头来,窜过去了。”

“......孩子睡着了,睡得是那么安静,那呼吸就象泉水在春天的阳光里冒起的小水泡,愉快的升起,又幸福的降落。......”

不难看出,孙犁手里有一把独特的剪刀,生活的素材在他的巧手中,得到了艺术的展现。这与后来出现的那种“炮声似春雷,红旗像海洋”的东西,差别又何止霄壤呢?所以一时的不见容于世,也就不足为奇了。

孙犁他热爱生活,尊重生活,似乎对生活有种敬畏的心情,一旦脱离生活,他的创作肯定不知所从。还是在解放区的时候,孙犁在报社工作,每个月有一半的时间,他在报社编稿件,另一半的时间,他要下乡创作。中国广袤的农村,便是他的最理想的创作室。由于《荷花淀》太有名气,由于孙犁是“荷花淀”派的创始人,便有人以为,孙犁所熟悉的生活,大体就在白洋淀一带。这也是误解,应该说,孙犁所熟悉的生活,是中国北方的广大农村,最熟悉的人,是农村的广大农民。即便是“荷花淀”派的出现,也是基于中国北方广大农村这个大平台上,才得以创建。

殖根于丰富的生活土壤里面,捕捉并巧为剪裁生活的细小片断,反应农村现实中的普遍生活内容乃至当时的波澜壮阔的伟大斗争,我想,这也许就是孙犁创作的主体脉络吧。

孙犁说:“在青年,甚至在幼年的时候,我就感到文艺这个东西,应该是为人生的,应该使生活美好、进步、幸福的。”在这一点上,孙犁始终是真诚的。

我读孙犁(下) - 往事岂能随风去 -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