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流浪文豪南行记(上)  

2014-08-24 21:30:54|  分类: 作家、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是喜欢走着不平的道路的......。人也得像河一样,歌着,唱着,笑着,欢乐着,勇敢地走在这条坎坷不平充满荆棘的路上。”

 

———  艾芜

 

1925年秋天,年轻的艾芜衣衫褴褛地出现在云南昆明街头。他面黄肌瘦,精神疲惫,形单影只,身无分文。在昆明,举目无亲,孤立无援,这时艾芜意识到,贫穷与饥饿已经把他逼入绝境,踯躅在石板路上,徘徊于陌生街头,不由得阵阵寒冷袭上心头。这位四川青年是怎么沦落到这里的?他来这里干什么呢?

约公元前250年,即战国末期秦昭襄王时,蜀郡郡守李冰父子在今成都西北方的岷江中游,根据自然地形设计、修建了一座举世闻名的水利工程,都江堰。今天,我们站在都江堰边伏龙观的观澜亭上,可将都江堰的三大主体工程一览无遗:称作“鱼嘴”的分水堤、用于分洪的“飞沙堰”,还有人工开凿“宝瓶口”。都江堰巧妙地把岷江分为内江、外江两个河道,外江为岷江的主流,分到内江的水则通过“宝瓶口”,日夜滔滔,流向广袤的成都平原。伟大的水利工程都江堰建成后,成都平原基本消除了水、旱两灾,造就了沃野千里,形成了天府之国。

为纪念李冰父子的丰功伟绩,后人在都江堰建造了一座翘角飞檐、殿宇巍峨的“二王庙”,直到今天,前来参观、凭吊的中外游客,络绎不绝。

“宝瓶口”外,是四条干渠,连接干渠的是数不清的支渠、毛渠,清粼粼的岷江水顺着大渠小渠,流向四面八方,滋润着成都平原,也滋润着艾芜的家乡——四川新都县清流乡。清流乡当年称作清流场,这里溪水淙淙,竹林茂密,水渠边上树木成行,宛如道道藩篱,掩映着农家田庄。19046月,也就是都江堰建成约两千一百余年后,艾芜出生在清流场的一个耕读之家。艾芜的祖父汤乾围,父亲汤坤庸,都曾攻读诗书,却在科场屡屡失意,最终也没有博得什么功名。艾芜降生,他们对这个长子长孙寄予厚望,给他起名汤道耕,希望他在传统的治学道路上,勤奋耕耘。

虽然跟着祖父上了几年私塾,可艾芜更大的兴趣,却是听祖母黄氏给他背古诗,讲故事,深受古典诗歌、小说的影响,小小的汤道耕,内心慢慢形成不安分的涌流,汤家长辈们万没想到,这股涌流日后把艾芜带到了一条崭新而独特的道路上。

1919年,艾芜考取新繁县立高等小学,1921年春,艾芜高小还没毕业就离开家乡,步行八十里来到成都,顺利考取成都联合中学,然而高昂的学费把他阻止在校门之外,艾芜伤心欲绝。同年8月,艾芜不甘命运的摆布,再赴成都,考入免交食宿费的四川省立成都第一师范学校。学校位里成都东门外的锦江很近,望江楼、薛涛井,都是艾芜经常散步和读书的地方。进步的文学作品和革命理论,很快就为青年艾芜的心灵,开启了一扇通明的窗户,使他看到了祖辈从未看到的广阔世界。艾芜的心在激荡,知识的增长犹如能量的积蓄,渐渐地,他不再安于在校园读书,毕业后的安逸前途,对于他也已经失去诱惑力。

1925年夏,“劳工神圣”的思想,“半工半读”、“勤工俭学”的道路,诱惑着艾芜。正在这时,来自家庭的“包办婚姻”,促使艾芜果断地抛弃了即将到手的毕业文凭和教师工作,毅然南行。在一个彩霞满天的早晨,艾芜背上行囊,告别学友,来到锦江边,登舟远行,迈出了坚定的步伐。

流浪文豪南行记(上) - 往事岂能随风去 -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