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流浪文豪南行记(下)  

2014-08-24 21:39:16|  分类: 作家、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艾芜历尽艰辛来到昆明,没想到偌大的昆明城里,不但没有他理想的出路,就连最基本的生存,都受到严重威胁。万般无奈下,他只好到当地红十字会做了一名杂役,依靠微薄的收入暂且安身。西南边陲,让艾芜看到了独有的风土人情,独有的地域文化,同时,这里也让他看到落后和贫穷,和他一路风尘所见到的并无二致。艾芜抱着理想在异乡挣扎,白天辛苦劳作,晚上到夜校补习英语,为投考大学进行准备,并在昏暗的小屋里写作新诗。他在一首名为《流星》的诗里写道:“低回在湖滨,天空的星晶莹,水里的星凄清,都睇着我眼波盈盈。忽地一闪流晶;水里的向我涌进,天上的向我飞奔。呵呵,我要捧着双星,光灿地飞腾!”。 艾芜从不停止他追求理想的脚步。1927年秋,因时局动荡,艾芜踏上前往缅甸的旅途,继续寻梦。他再度流浪,饱尝艰辛,在山谷和森林里,和赶马人、盗马贼、烟贩子、苦力、轿夫甚至绿林好汉结伴而行。

艾芜为了谋生,在缅甸途中的可钦山茅草地当过马店的伙计,附近一位美丽的傣族姑娘对他产生爱慕之情,姑娘的笑声和绿色筒裙时常伴随在他的身边。当姑娘得知艾芜还要继续他的流浪生涯,竟操着生硬的汉语挽留,可是艾芜不能也不想接受姑娘的爱情,他毕竟还要飞得更高更远,他只能好言安慰这位天真的姑娘。绿裙姑娘不见了。一天,店里的老板娘告诉他,土司手下的头人不愿意让姑娘爱上汉人,已经将她强行霸占。艾芜难过地离开了茅草地。

十月,艾芜来到缅甸首都仰光,依然流落街头,幸有当地一位中国和尚万慧法师收留,方才勉强安身。工作之余,他陆续发表了一些诗歌、散文和短篇小说。这期间,他参加了华侨组织的共产主义小组,从事进步活动,足迹远至南洋的新加坡。艾芜在成长,艾芜在成熟。19312月,英国当局派人闯进艾芜工作的报馆,将他逮捕投入监狱。几十天后,英国当局以危害政府罪,将艾芜等人驱逐出境。至此,艾芜结束了他长达五年的首次南行。

 

19619月,作为创作采风,艾芜开始了第二次南行,同行的还有著名作家沙汀、林斤澜、刘真等人。这时离他第一次南行,已经过去整整30年。30年弹指一挥,无论是抗战的烽烟还是内战的炮火,他从没有放下手中的笔,创作出大量脍炙人口的作品,艾芜早已是誉满中外的作家。

当年艾芜离开缅甸,辗转来到当时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上海。十里洋场,并没有使艾芜摆脱贫困与饥饿,也不曾动摇他对文学事业的坚定信念。在上海的数年间,他发表了大量的小说和散文,他的代表作短篇小说集《南行记》的成功面世,更使艾芜在中国文坛上,名胜大振。

新中国成立后,他热情地深入生活,开拓创作领域,描写新人新社会。30年来,他始终把西南边陲看作第二故乡,魂牵梦绕不能释怀。当他重新踏上故土,便迫不及待地投入到故乡的怀抱,住进傣族人的竹楼,哈尼人的茅屋,景颇人的山寨。艾芜尽情地行走在边陲故乡的山水间,不通汽车的地方,他就骑马去,不能骑马的地方,他就走着去,澜沧江的激流险滩也不能阻止他脚步。看到边寨各族人民生活的巨大变化,过去的奴隶如今成为社会的主人,艾芜激动万分,在采访的同时就动笔创作,热情讴歌边疆人民的新生活。这次南行,艾芜走了很多地方,遗憾的是他不能到缅甸境内去看看他曾经做过店伙计的茅草地,站在江畔,眺望滇缅边境的崇山峻岭,艾芜想起那位身穿绿色筒裙的傣族姑娘,心中一片怅惘,随后他把当年的那段经历,写成小说《玛米》。

二次南行后不久,艾芜出版了他的短篇小说集《南行记续篇》,他以深沉的情感和成熟的艺术,勾画出诗情画意的新云南。

 就在艾芜创作如日中天的时候,风云突变,文化大革命爆发。艾芜被投入了专门关押“高级政治罪犯”的监狱——成都昭觉寺。昭觉寺,这座始建于唐代的著名古刹,已经不再香火鼎盛,寺内看不到僧侣信徒,听不见暮鼓晨钟,天王殿、观音阁、御书楼、五观堂,层层禅院,全都死一般地沉寂。新建的牢房外面,是持枪的警卫。屈辱和饥饿,伴随日夜伴随着艾芜,更大的痛苦,则是失去自由不能创作。全国解放后,为了文学创作他放弃了行政职务,在中国作家协会当了一名驻会作家,专心写作,乐此不疲。可如今,在残酷的环境中,破败的禅院里,艾芜只能默诵古诗消磨光阴,化解寂寞。坐了四年监牢,无罪释放后,艾芜仍然不能自由写作,文革十年,他基本没有作品问世。

1981年的2月,艾芜愉快地接受云南出版社的邀请,在作家高缨陪同下,访问云南,完成了他第三次南行。这年,艾芜已是77岁高龄,然而他精神矍铄,步履矫健,历时五十余天,行程六千公里,楚雄、大理、保山、腾冲、芒市、瑞丽,从苍山洱海到丽江古城,足迹踏遍滇西。第三次南行,艾芜深入边陲,接触了八个少数民族,无人不亲切,无处不感慨。青绿色的高山,淡蓝色的烟霭,还有那江水丛林、竹篱茅舍、芭蕉棕榈,都是他精神的家园,心灵的归宿。登高望远,莽苍苍,山林浩瀚如沧海,多少往事注心头。无限的心事,就像遄急奔腾的澜沧江水,在重获新生的艾芜胸膛里,撞击出万千浪花。

两年后,艾芜将他第三次南行的收获,写成《南行记新篇》奉献给了广大读者。这位流浪文豪的晚年创作,如同西南边陲天空上的红霞,绚丽而又多姿,灿烂而又辉煌。

 

 以下文字,摘自网上

艾芜(19041992) 现、当代作家。原名汤道耕,笔名刘明、吴岩、汤爱吾等。四川新繁人。1921年考入成都省立第一师范学校。1925年因不满学校守旧的教育和反抗旧式婚姻而出走,漂流于云南边疆、缅甸马来亚等地,当过小学教师、杂役和报纸编辑。1931年被英国殖民当局驱逐回国到上海。1932年加入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开始发表小说。在上海期间,出版有短篇小说集《南国之夜》、《南行记》、《山中牧歌》、《夜景》和中篇小说《春天》、《芭蕉谷》以及散文集《漂泊杂记》等。作品大都反映西南边疆和缅甸等地下层人民的苦难生活及其自发的反抗斗争,开拓了新文学创作的题材领域。他所描写的传奇性故事,具有特异性格的人物和边地迷人的绮丽风光,使作品充溢着抒情气息和浪漫情调。

流浪文豪南行记(下) - 往事岂能随风去 -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