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潘际坰  

2014-10-14 11:42:47|  分类: 作家、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潘际坰先生19191月出生于江苏淮阴,笔名唐琼,原籍淮安。祖上潘德舆,号四农,清代诗人,道光年间中举,曾为安徽候补知县,著有《养一斋集》《养一斋诗话》等。潘际坰生于诗礼之家,薪火相继耳濡目染,旧学功底自然深厚。但他入学后,所受的还是新式教育。抗日战争爆发第二年,潘际坰中学刚刚毕业,因战乱,曾度过一段流离失所的生活,随后,进入浙江大学,攻数学。毕业以后潘际坰即在上海《大公报》担任编辑和记者。潘际坰学识广博,中英文俱佳,桥牌打的精湛文章写得高妙,姑不论他在新闻战线上如何活跃,单只以文、牌会友,就在文化界结交了很多朋友。

五十年代初,潘际坰参加上海记者团到朝鲜战地慰问、采访,后在上海圣约翰大学新闻系任教,不久,又任香港大公报驻京记者。1956年底,潘际坰从北京去辽宁抚顺战犯管理所,专访溥仪。他是第一个对这位末代皇帝进行详尽报导的新闻记者,访问记《末代皇帝秘闻》在报上连载,轰动一时。然而读者很少知道,为了这数万字的长篇访问记,潘际坰在监狱里住了十天,和溥仪长谈八十个小时。因当时条件困难,录音机打字机一概没有,潘际坰全凭着手写脑记。他白天做采访,晚上则整理笔记并参阅大量材料,工作紧张异常。图文并茂的访问记(文中配有多帧罕见照片)一经面世,即引起海内外的广泛注意,57年初,访问记还没刊载完毕,香港文宗出版社就抢先出版《末代皇帝秘闻》的上集,不久又出版了下集。

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潘际坰调商务印书馆做编辑工作。“文革”中,潘际坰先是下放湖北干校,后又调回北京分配到自来水公司。直到“文革”结束,潘际坰才重操旧业,赴香港大公报编管副刊。这时潘际坰心情振奋精神焕发,除了不断给《大公报.大公园》撰写专栏文章外,还想把副刊的编辑工作做得更有声色。

就在这时,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巴金先生怀着同样振奋的心情,思考着创作上的问题。“文革”结束了,巴金重获创作自由,19775月他在《文汇报》上刊出了沉寂十年后的第一篇文章《一封信》,反响强烈,朋友们看了非常高兴,叶圣陶为此还做诗一首“今春《文汇》刊新翰,识与不识众口传。挥洒雄健犹往昔,蜂虿于君何有焉。杜云古稀今曰壮,伫看新作涌如泉。”那么这喷涌如泉的新作应该是什么,应该怎么写呢,这是巴金一再考虑的事情。住了十年“牛棚”之后,巴金才想起自己是一个“人”,应该像人一样用自己的脑子进行思考。巴金“很想把自己的思想整理一番”,他感到自己有责任揭穿“文革”骗局,不让后代再遭受灾难。1978年,日本故事影片《望乡》在尚欠开明的中国大陆上映,一时引来众多评论,也有人认为此片淫晦下流当属黄色电影。对此片巴金谈了自己的看法,写下散文一篇,《谈〈望乡〉》。文章写好后,巴金把它寄给了潘际坰(潘初识巴金,是1946年巴金还住在霞飞路的时候)。

潘际坰收到巴金的文章,很快把它发表在《大公报.大公园》上,同时他向巴金继续约稿,并希望老人能定下一个专栏题目,定期发表老人的文章。为了效率,潘际坰特嘱在上海的朋友黄裳“代他就近组稿”。潘际坰的想法正好与巴老欲尽情地说真话把心交给读者的想法相契合,在首篇文章发表后,他于781218日给潘际坰的信里表示“《随想录》我还想继续写下去,你们愿意发表它,我以后写出新的就寄给你们。”从此之后,巴金就一篇篇地写下他的所思所想,老人的思想浪花,真的就像涌泉一般在《大公报.大公园》上展现给读者。这也就是巴金晚年煌煌巨著《随想录》的由来。

  巴金老人抱病写作八年,完成文章一百五十篇,共四十二万字,分为单行本五册,即《随想录》、《探索集》、《真话集》、《病中集》、《无题集》。其间,巴金每写完一篇文章,就寄给潘际坰,潘际坰经过精心校检之后,才交人发排。尽管巴金写作,对文字十分负责,有时因为想起文中有一个错字,也要写信告诉潘际坰。可是潘际坰出于对作者对职业负责的心情,始终没有放松《随想录》文章的校改工作,这使得巴金老人十分感动。为了随想录的完成,潘际坰和巴金开始了频繁的书信往来,单是巴金写给潘际坰的信就达百余封。198410月,巴金在香港中文大学接受荣誉博士学位,潘际坰到机场迎接,但直到潘际坰送巴金登机离开香港,两个人除了一些必要的活动之外,来不及做更多的交谈,巴金因此深感遗憾。的确,他们为了《随想录》已经够忙的了,就在巴金到香港的同一个月 ,“随想录”的第四集《病中集》由香港三联书店出版了。

  《随想录》的创作,并非一帆风顺,巴金的真话文章不断见诸报端,自然使有的人感到不快,社会上也出现了左式的批评意见,其间甚至有人无聊地传言巴金和一著名越剧演员徐某某喜结连理(巴金夫人萧珊在文革时受迫害,因病得不到及时治疗,含冤去世)。巴金顶着压力写作。与此同时,潘际坰在新闻出版界也受到类似的压力,但他的心是和巴老在一起的,只要巴老写出来,他就一定把文章编出来发表出来。然而问题还是出来了。巴金的《怀念鲁迅先生》在大公报发表时,编辑部有人未经巴老同意,将其中与文革有关的文字尽行删去。对此,巴金很不高兴,他表示文章不是不可删改,但报社这样做,他只好不写。潘际坰见状只得不避繁难,从中斡旋,做了很多解释工作。时经两个月左右,巴金在给潘际坰的信里才说“随想录我还要写下去”。 半年后,巴金又在致潘际坰的信中说:“……写完第一百篇也不会搁笔,请勿念。”

光阴易逝岁月如梭,1985年《随想录》的创作进入尾声阶段,潘际坰退休了。是年4 26日,巴金在给潘际坰的回信中不免流露出怅然之情:“……您这信讲起退休的事,使我感觉到时间跑得太快了,您到霞飞坊找我写稿,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的确您也该休息了,不过手里还有一支笔,您是不肯休息的。《随想录》继续在《大公报》发表,不成问题,还有二十三篇文章,今年一定要写完。您愿意帮忙校对,那太好了,很感谢您。……”就这样,在潘际坰的协助下,《随想录》最终全部问世。《随想录》的编辑完成,对潘际坰来说,是件值得终生纪念的大事情,有一天在报社编辑部,某朋友开玩笑式地问潘际坰:“你这两年究竟做了些什么事?”他当即正色答道:“只做了一件事,约请巴金老人为我们撰写《随想录》”。潘际坰认为“巴金的《随想录》与他半个世纪前写的《家》,先后辉映”,都是极具代表性的作品。那么巴金又是怎么看待《随想录》的呢?他说:“我几次下了决心,除了《随想录》外,我写过的其他文章一概停印。”

潘际坰晚年,时而到美国和儿女生活,时而回国住在北京,往来于大洋两岸。也诚如巴老所言,他手中有一支笔,是不会休息的,除早年著有《朝鲜战地散记》、《末代皇帝秘闻》、《牛顿》、《慕尼黑阴谋》、《八方集》等外,潘际坰晚年著作有《京华小记》、《娱情集》、《快意集》、《唐琼随笔》等。然而潘先生似不爱在人前谈他长期向巴金约稿、编辑发表《随想录》的事情,也许他将这一切都视为分内,以致竟未作专文系统谈及。200076日,潘际坰因患肝癌在京去世,享年八十一岁。尽管潘先生一生写下诸多作品,可是作为资深记者、前辈报人,他还有很多很多东西没有留给我们,殊为可惜。   

 潘际坰 - 往事岂能随风去 -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