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不是逢人苦誉君---读不尽的黄裳  

2014-10-27 15:31:41|  分类: 作家、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是逢人苦誉君---读不尽的黄裳 - 往事岂能随风去 -
     
    读书是件好事,也当是件乐事,虽莽苍苍“书海无涯”,但个人以为,读书事似不必非得“苦”作舟楫,当然此话远非普遍真理,不是人人事宜。有嗜书如命者,开卷即如赴佳人之约,读书自然其乐无穷;也有见书如瘟疫避之犹恐不及者,宁肯绑上绞刑架也不愿捧书本活受罪。对这两种人,可抛开不论。大多数人看书之前,总还要精挑细慎重选择,务求愉悦地读书境界,多少也有点儿避苦求乐弄本意思,若看不喜欢的书,那感觉就好似搭错车船,即使气恼也怨不得他人了。想想看,找一册少数,读起来趣味盎然,仿佛置身箫鼓楼船之中,受用不尽,那么谁还管他茫茫书海漫无际涯?自可优哉游哉。阅读黄裳先生的作品,就是一种乐趣。

黄裳(1919—2012)原名容鼎昌,祖籍山东益都,生于河北井陉。黄裳是他的笔名,据说因年轻时爱慕黄宗英,故名。他是著名的散文家,也是著名的藏书家、戏剧家和高级记者,他学识渊博,建树颇丰,著有《锦帆集》、《妆台杂记》、《过去的足迹》、《珠还记幸》、《金陵五记》、《银鱼集》、《榆下说书》等。黄裳的文章内容丰富,含意深刻,极富知识性和趣味性,加之文笔秀丽,叙述清晰明快,作品常具多重阅读的价值。黄裳的史学知识相当广博,这方面的深厚功底在他的文章里多有透露,即便其抒情散文当中,也不断出现大量对有关历史的事件述评、人物臧否、古风追怀和掌故介绍,所以他的文章显得格外丰腴、厚实,这是黄裳作品的一个特点。学者散文共同点之一,就是只是知识密度很高,黄裳作品亦不例外,但他不卖弄、不堆积,文字金错银镶,也总是缓缓下笔顺势道出。历史在黄裳的心里是活生生的,因而他不像那种被称作“陆沉”的史学书虫,“尽信书”式地囿于史料,他常常从旧说的背面或未言处作出符合逻辑的想象和推理,令人耳目一新如初如梦初。我特别喜欢黄裳讲述的历史人物,通常十分鲜活,甚至具有点戏剧性,如《石巢园》中的阮大铖,黄裳所举史料,绝妙非常,“写得真是妙极了”,这是黄裳对史书著录者的赞叹,此话也同样可以用来称赞《石巢园》的作者,至少其读书的目力值得称道。黄裳的文章总能提起人的情绪调动人的胃口,向来这也得益于他那记者的敏锐眼光和作家的创作功力。作为记者,走南闯北见多识广,黄裳兼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作为作家,笔法纯熟剪裁得当,黄裳具备挥毫泼墨的基础。多重的素养成就了黄裳,其文耐看自在情理之中。记得当初在单位的书库徘徊搜寻,只因有朋友一句“黄裳的文章好看”,便从书架上抽出两本带走,谁知回去一看就不能罢手,以致成为了一个“黄裳迷”。 黄裳的文字甘美醇厚,书卷气浓浓,王元化说得好:“文章写得好的当然是黄裳,他用的都是平常的字句,你写得出他那个味道?”。是的,谁也不能。   

 

说到这里,似应搁笔了,却还要啰嗦一句。我曾不止不止一次地想,如果有机会到上海,真希望能拜访两个人,一位是柯灵,一位是黄裳。倘若能有沪上亲蒙教诲,多好!“不是逢人苦誉君”,把文字炼成这般地步的,世上还有几人?惜两位散文大家已经作古,令人怅望不已。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