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张敞画眉(我爱颐和园之十一)  

2015-04-10 10:53:57|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敞画眉 - 往事岂能随风去 -

        颐和园长廊中故事之一“张敞画眉”。图中(图片取自网上---颐和园长廊画作),张敞在家里头戴幞巾,身穿便装握着一管墨笔聚精会神地给爱妻描画眉毛,他左手倒背,虽看不到脸面,但潇洒清旷,娴雅雍容的风度,完全可以感觉到。张敞身侧,有丫环端着类似墨池的器物一边伺候,正面朝着人的是张敞妻子,她左手持了菱花宝镜接受着丈夫化妆,眉不敢抬,眼不敢眨,右臂扶着靠背椅力求身体平稳,画儿充满了生活情趣,画师的绘画技艺相当出色。

长廊的人物故事大多取自史料,“张敞画眉”也如此。有说法张敞夫妻本是青梅竹马,他的夫人幼时受伤,眉角留有痕迹,故张敞长大常常给她画眉。由此,世上留下这段美好传说,画眉。

张敞,字子高,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人,出生年月不详,卒于公元前48年。汉宣帝时张敞任京兆尹(首都长安行政长官)。张敞为夫人画眉的事情不知何时也传到了汉宣帝那里,皇帝当着满朝官员讯问有没有这事?张敞从容回答:陛下,臣闻闺房里夫妻间事情,有比画眉还要过分的呢。听到此话,皇帝也就不说什么了,“一笑了之”。

是不是真正地一笑了之呢?反正张在京兆尹的职位上,再也没有升迁。张敞担任京兆尹期间,还是颇有政绩的,在朝中每当讨论重大问题,他都能引古论今,找出合理处置的意见,令众人佩服,皇上也好几次听从他的意见(“朝廷每有大议,引古今,处便宜,公卿皆服,天子数从之”)。从来京兆尹就是个不好做的官,难免得罪了谁上下左右,张敞为夫人画眉,就是监察机关(有司)的人汇报给皇帝的。是不是有人官报私仇打了小报告,不知道,但把这事情汇报皇上,至少在有人看来不是小事,平素作风有失检点,这事还小么?否则,宣帝也不着当众查考。幸亏张敞反应快,脑筋灵,皇上不再。从中追究也可以看出,汉代对官员的审查还是比较严格的,在官员的私德上也很敏感。

张敞在家给夫人画眉,在外面也没什么做官的威仪,据说他下朝后经过章台街时(章台街:汉时长安城歌妓聚居的地方),他常下车催促车夫快走,自己用扇子遮脸独行。大概他觉得路过这里,不免尴尬。不过张敞有些幼稚的举动,却让人觉得他很可爱,尽管表面上看,他过章台是注意了影响,实际上还是大大咧咧,真注意的话不妨走别处,哪怕绕路而行也比引起物议的好。虽然张敞看上有点风流不羁,可他是一个难得的京兆尹。张敞做事果断快捷,赏罚分明,一生为官清廉、刚正不阿,不畏权贵,忠君爱民,得到了宣帝的信任。他的不足也比很明显,比如不拘小节,甚至有些玩世恭(当然张敞不是个谨小慎微的人,如果是,那也就不是张敞)。他的另一缺点,不够冷静。社会上从来不乏小人,张敞又是个性情中人,终于他的性情给他带来灾祸:有一次,张敞派遣某下属缉拿贼盗,那人公然怠工,并说张敞当不了几天京兆了。当时张敞确实比较不顺,下面就有人露出嘴脸,张盛怒之下将其处死,于是张敞被免去官职。不久,冀州盗贼数起宣帝又想到张敞,重新启用他出任冀州刺史,平定了冀州的动乱。后张敞又调任太原太守,病死在任上,都是后话。

纵观张敞仕途,几经沉浮,雨打风吹,其遭逢际遇有社原因,也有个人个性使然,仅说是性格即命运,肯定不尽然的。我们在颐和园长廊看到的“画眉镜头”,应该是张敞生活里最为幸福、写意的时光,而在风景如画的廊子里品读“画眉”, 更具美感,似乎也没有必要这个时节去想张敞性情的不同侧面,看书的时候,再说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